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

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3)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逛大臣 本章: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3)

    作者:逛大臣

    字数:5444

    29年11月15日

    琉璃篇

    「那就这样,老公再见~」粉面含羞,蜻蜓点水般在男人脸上轻轻一吻,穿

    着学院制服的樱发美少女抬起迷死人的黑丝美腿离开,一阵风吹过,勉强盖过翘

    臀的裙摆下有春光若隐若现,只令路过的行人驻足观望,脸上或是羡慕,或是满

    满的向往。

    但有的人无需为那随风飘扬的裙摆魂牵梦萦,也无需因那美人胸前代表阶级

    的金色徽章忐忑生畏,只需望着那窈窕背影,雪白的肌肤、玲珑的身段、没有一

    根杂毛只会将老二吸紧不放的销魂小穴,还有那只对自己展现的热情如火与万种

    风情便会浮上心头……不错,这个放在全世界都绝对是花中魁首的美人在私下是

    对自己一口一个老公娇叫的娇妻,是他的所有物!

    让他们羡慕去吧,你们的梦中情人不但每天晚上都要被我干得合不拢腿,还

    会带上其他被奉为女神的美少女供我享用呢!男人窃笑着,忽然察觉到了什么。

    「那是……被发现了吗?」男人诧异地望向草丛,隐约望见一撮紫毛,似想

    起了什么,脸上又浮现出莫测的微笑。

    「早安野炮真是神清气爽啊~接下来就随便逛逛吧~」伸了个懒腰作出人生

    赢家的宣言,男人大步走出小树林,身后也传来了窸窣的声音。

    「那个家伙也不知遇上什么好事了,一幅这么嘚瑟的表情真叫人看了不爽。」

    旁边传来敌意鄙夷的视线与言论,平时肯定会为此岔恨不已吧。但此时的男人全

    不在意,心情舒畅地转进拐角,走到一半,忽然转身。

    「噫!」一声惊叫,青涩的紫发萝莉缩了一半身子却被揪了出来,包裹着学

    院制服的娇小身躯瑟瑟发抖,就像是遇上了猫的小白鼠一样。

    「说吧,为什么跟踪我。」男人居高临下地望着尾行未遂的萝莉,嗯……姿

    色意外地不错,可以打九十分吧,这么弱气的性格令人忍不住就想欺负啊。虽然

    都平板,但看起来肤质很好,还有这双澄若琉璃的银色大眼睛……挺迷人的嘛!

    可惜这魅力点马上就从视野里消失了。

    「这……这个……」被抓了现形的萝莉面对着这个问题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低下头去纠结地绞着手指,嗫嚅着不肯吱声,男人也不过分逼迫,只是抓住了纤

    弱的肩膀,令这楚楚可怜的小美人在无人小道又是一颤。

    「就算不说也没什么关系的,小妹妹你应该只是和我恰好同路吧?这样的话

    ……唉呀,难道说小妹妹你是新生,不认识路吗?」

    听到这话,萝莉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抬头满是祈求地望着他。

    「是……前辈能不能……那个……帮帮……」

    「小事一桩,正好我闲的没事干,要去什么地方?哦?炼金部吗?这地方我

    熟,跟我来吧。」

    这么自来熟地搭讪着,不知不觉就变成搭着美少女新生肩膀走在阴影的状态。

    「到地方了,进来吧。」说出这话的男人扭过头,笑盈盈地望着送货上门的

    猎物。

    脸蛋好看,皮肤光滑,声音好听,走在一起偷偷摸摸望向自己的视线就像是

    小动物一般,这样的小可爱,根本没有放过的道理!

    「是这里吗?谢谢前辈!」小脸露出激动之色,大祸临头还不自觉,自己要

    被卖了还想帮忙数钱呢,真是超级好对付的家伙。

    男人得意一笑:「没错,就是这,进来吧,不是很宽敞,毕竟地下炼金工坊

    嘛!」

    少女信以为真,就这么走进房间,任不算高大但相比她强壮太多的男人堵住

    后路,反手将门一锁,整个房间都阴暗起来,唯有颇高的窗户透进几缕没有暖意

    的晨光。

    这下哪怕再怎么傻白甜也该察觉到不对了吧?可得小心点,性子弱可不代表

    实力弱,能进这学院的哪有泛泛之辈,不过她总不会大胆到杀人,那自己就已经

    利于不败之地,说不定用不着暴力,三言两语就能哄得这妮子自己宽衣解带呢~

    正思考着,倩影却已转身。

    满脸疑惑地询问,瑟瑟发抖地哀求,怒极翻脸地质问……他的猜想没有一个

    成为现实,入目的,是那染红而愈显清丽的脸蛋,还有一双在黑暗中尤为瑰丽的

    眸子。

    「前辈……」轻柔的声音像极了情人的呼唤,少女踮着脚贴近一步,幽幽的

    馨香也愈发迷人起来,男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几要在这花香中醉倒。

    但女孩接下来的话,令他警惕陡生。

    「这里,只有我和前辈两个人吧?」少女的声音还是那么轻柔,接着她踮起

    了脚尖。

    唇间传来的柔软触感,令男人大脑一空。

    这是……

    香艳稍纵即逝,他怅然若失地望着巧笑嫣然的俏脸,哪怕已经品尝了倾国的

    美人,那一刹的风情依旧烙印在脑海,令人无法忘怀。

    「前辈真是狡猾呢,带人家到这个地方来……这不是叫人家,逃不了了吗?」

    主动献吻的少女脸红到了脖子根,一双明眸忽闪,就像是夜空中的星星:「明明

    人家还没有来不及跟前辈说出人家的……心意……这么快就……也太突然了啦!」

    再怎么说也是将天之骄女收服的有妇之夫,到这份上还不明白少女的意思就

    活该骨头上冒绿光眼睁睁看着后宫被猪拱了,一阵亢奋的男人直接对天降的可爱

    后辈伸出了手,干脆把这娇躯揽入怀抱在那小屁股上使劲揉着,惹得少女发出羞

    喜交加的娇叫:「讨厌啦……前辈这么突然就……明明应该了解彼此才……」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亲密接触不是很好吗?」男人露齿一笑,挺腰直接让少

    女感受自己的尺寸,不容反对的气势教紫发少女娇躯一震,脸红红地却再没有反

    驳,任凭狼手在自己纤柔却意外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游走着。

    「呐……前辈你也是喜欢我的吧?」翘臀、玉腿、酥胸、桃源……任君采摘

    的少女愈发绵软,星眸迷离地仰望着将自己掌握的面容,忽然喃喃。

    「那是当然。」到这份上怎么会否认呢?尽管连她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这美妙的身体实在是令人爱得痴迷啊!

    得到答复的少女嫣然一笑。

    「那么,前辈可以把自己交给我吗?」

    少女的眸中闪起了妖异的紫光。

    「那么,前辈就完完全全交给我吧~」

    依偎在男人怀中,玉腿将炽热夹拢,少女用最为亲密的语气柔声开口,即便

    是新婚夫妻也不过亲热到这个地步吧。

    「我……交给……」呆呆地复述着,男人的双眼也变得无神且空洞起来,见

    到这一幕的少女嘴角勾起,鲜红的俏脸充满狡黠与愉快。

    「真是的,前辈真是比看起来还容易搞定啊,这么轻易就变成我的东西了呢~」

    比起刚才楚楚可怜的模样,此时的少女分明是只狡猾的妖精,演技之高明,实会

    让此时呆若木鸡的男人惊骇不已吧。

    心情极好地望着眼前的战利品,少女愉快地开口:「那么接下来……」

    「你这家伙,给我住手!」一声娇喝,打断了她的行动。

    锁紧的大门打开,樱发的阴阳师少女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地望着翘着屁股趴

    在男人胸口手指画圈的少女,后者讶然张嘴:「你是谁,想要打扰我和前辈的约

    会吗?哼,前辈是人家的东西,人家才不会把他让给你呢!」说到后面,紫发少

    女也咬紧银牙认真起来。

    璃衣音的额头冒出了井字。

    「少装蒜了,琉璃!你又来给我捣乱!」

    紫发少女脸上的认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慵懒地伸个懒腰,轻佻愉快

    而空灵的笑声。

    「真是瞒不过璃衣音前辈呢!不过前辈你来晚啦~」

    妖精般魅惑地一笑,少女的双眸化作动人心魄的紫色而后被漆黑的眼罩包裹,

    本来只算清丽的面容霎时呈为祸水般的妖娆。紫色长发化作银丝倾洒而下,娇小

    的身躯拉高挺拔还压过樱发少女半头,整个人的气质愈发幽邃神秘,嘴角轻扬,

    似笑非笑地抱着傀儡般的男人,轻轻牵起那摸遍自己身体的狼手托起脸颊。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真是的,前辈你又恶堕给了不知哪来的男人还想帮他开后宫了呢。咱只是

    负责帮红杏出墙的前辈走回正轨呢!」

    「啧……真亏你说得出口啊……」嘴角不断抽动的璃衣音身上呈现出了肉眼

    可见的黑气,没错,虽然被来路不明的男人用肉棒征服并把本来视作内定后宫的

    事务所同伴已经常态到几乎变成了设定,但被这么直勾勾地戳破还是会让好面子

    的她相当不爽的,而且这琉璃每次都是个跑出来作对的,虽然一般情况下都

    是在洗白白的前提下一起上了男人的床,但有时候还真让她坏了好事……而且就

    算是被降服了,这个嘴上说着:「才不喜欢肉棒呢!」的小浪蹄子却往往是抱着

    男人争宠抢男人最欢的,不知道分去了多少高潮和中出!这下死对头又来搅事,

    是时候新仇旧恨一块算了!

    一时间抱着男人的眼罩银发少女与柳眉倒竖的樱发少女相对而立,安静的房

    间里只剩下被绿少女的磨牙声。这气氛像极了正宫撞见丈夫出轨与小三对峙,虽

    然事实也差不多如此,但若是知道来龙去脉恐怕难免令人哭笑不得吧。

    银发少女戴着眼罩,虽然看不见那妖异的紫眸,嘴角微扬似乎胜券在握,樱

    发少女磨着牙,忽又露出比对方更为莫测的诡笑。

    「我说,现在放弃,然后乖乖认错走人还来得及哦?不然再过一会儿,可是

    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了呢~」

    到这时候了还迷之自信?讶异从琉璃的小脸一闪即逝,而后回以挑衅的笑容。

    「前辈如果做得到的话,尽管试试呀~我才不会……咿呀!」

    那自视甚高的挑衅神气转瞬便被羞红掩盖,白瓷般光洁滑腻的脸蛋透出邻家

    小妹般的可爱憨态,胜券在握的少女慌忙扭过头去,明明用眼罩蒙住眼似乎也看

    清了情况——那本该被自己操控为傀儡的男人悍然从背后抱住了自己,一双手臂

    铁钳般有力地控住了自己的腰身,炽热的大棒拱着臀沟只顶得脸颊发烫:先前就

    有留意,这根凶器确实强悍得很,到底是能叫璃衣音摇着屁股娇嗲喊老公的,要

    是进到自己这里……一想,某种热意就顺着脊尾向上蔓延,到顶只令红颜祸水的

    俏脸烧作通红,那被各路人马禽兽蹂躏操弄的屈辱与欢愉掠过眼前,莫说一双玉

    腿已酥,就是子宫也湿漉漉地降下了,小屁股不禁讨好地蹭着伟岸,只盼这如意

    郎君快将自己满足,莫要让她再忍这磨人煎熬……

    「等,等,等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咱才不,呜呜呜!」紧接着察觉不对

    的琉璃惊慌娇呼,虽然意识到全方面的不妙却根本没法挣脱男人的怀抱,那张不

    断逼近,双眼猩红如野兽的脸庞更是叫她心惊胆颤。委屈地曲下天鹅般玉颈但仍

    躲不过火热撩人的鼻息,不算娇小的玲珑玉体更是在欺压下不断低伏,不觉就趴

    上了面前的桌子俯首撅臀摆出一幅极度羞耻的后入位,最后更是被蛮横地堵住惊

    呼,再度任人享用自己的樱桃小嘴。只是比起游刃有余成竹在胸的上一次,如今

    就完全是惊慌失措地惨遭蹂躏。

    「对,就是这样~老公快大显雄威,收了这不听话的妹妹吧~」一旁的璃衣

    音丝毫没有惊讶与厌恶的意思,只是笑盈盈地望着眼前春色,眼中尽是满意。

    娇妻的鼓励就是最好的春药,闻言男人更是振奋如兽,肥舌自是在樱桃小嘴

    中肆意掠夺,双手牢牢钳住美肉作水乳交融的禁脔,肉棒在翘弹小屁股上一通乱

    顶总算找到了门道,整条黑龙张牙舞爪地钻入裙底,似烙铁般烫得银发小妞娇躯

    乱颤,小巧浑圆的臀部全没被内裤包裹,这自信没有人能抓住自己的妖精总算付

    出了代价,被那碳红的龟头直接怼进菊花,宛如将全身融化的热度教人失了全身

    力气,软绵绵地趴在昨日盛满龙女美食的桌上,也作了可口的美食,唯有屁股被

    抓着高高翘起,紧裹住龟头的热情说是抗拒都没人相信。

    「呜……呜呜呜——」闺蜜的奚落,男人的侵犯,对此没一点办法抵抗的琉

    璃委屈悲鸣,却愈发微弱细如蚊鸣,身体早就停止了抵抗,哪怕绵软无力也乖乖

    撅起屁股让征服者玩弄自己,淫水顺着雪腿流了一地,被掀起的裙摆实在没办法

    替这小淫娃留一点脸面了。又甜又嫩的粉舌其实也早吻住了相好,少女全身上下

    似乎已经没有一寸还能反抗的地方,也就令尝够了樱唇的男人松开嘴喘着粗气在

    这吹弹可破的脸蛋乱亲,却一不小心弄掉了眼罩——藏不住的晶莹泪珠顿时溢了

    出来,迷离的星眸尽去妖娆,只剩如泣如诉的渴求。

    「怎……怎么会……咱居然会被璃衣音的男人给,给干得……等等,为什么

    拔——咿呀!」又是一声失落而后饱含满足的惊呼,原是那纵横臀间的伟物离开

    嫩菊,而后调转枪头,直入那淫潮浪穴中!

    「居……居然,好厉害,被这么干的话……唔咿,明明是,应该听咱的命令

    ……咿呀!怎么突然这么快,不,不要这么用力,会被这么粗的肉棒插坏……哈

    啊,对不起,不要……咱错了,咱知道不是前辈的对手了……呜呜……」

    原本神秘而魅惑的少女不知不觉已被干得梨花带雨娇喘连连,完全没法思考

    已经被魔眼控制的男人为什么能袭击自己,而虽然不擅长肉搏好歹也实力不弱的

    自己为什么会迅速发情反抗不得,自然也没有发现升腾在周围正不断渗入身体的

    粉色雾霭乃至脚踩的地面布满魔纹,简直就是命运的邂逅,踏入这个房间就在淫

    阵正中间勾引男人的小妖精这都不被自己小觑的男人干得欲仙欲死,某位贤者就

    该精盆洗手,从此誓守贞洁了。

    琉璃不明白,已经化为野兽的男人更不明白,只是压着香软诱人的新妻肆意

    发泄满心的欲望,一杆神枪纵横如意,出于本能的绝技自干得小妖精脸红求饶,

    小蛮腰却乖乖顺着主人的霸意摇摆献媚,终于如愿以偿,高潮着令那雄伟浇满花

    心,拔出后对着雪臀一阵扫射,又烫得小屁股乱扭,被射着屁股潮吹了。

    「哈啊……前辈的肉棒……」虽然没有明说,但眼中紫魅都被粉色取代的银

    发少女显然已是心悦诚服地认败,余韵中却见一道倩影猫步而来,而后笑嘻嘻地

    摸着自己的脑袋。

    「怎么样,已经服了吧?」

    「服了……嗯不对!」被干得合不拢腿的琉璃瞬间炸毛:「才,才,才不是

    被干得离不开肉棒了!」

    真是天生的骚货呢,给老公暖床倒是再合适不过……璃衣音愉悦地笑了,以

    胜利者的姿态俯瞰手下败将。

    「真以为我是怕你把他抢走吗?我可是在好心提醒你不要被干得不能自理呢!

    任你搔首又献媚,琉璃岂是肉棒敌?」

    这完全不是自吹自擂而是计划之内,首先把魔法水平最高的贤者少女拉拢果

    然是正确的决定,纵使是这个最不听话的坏孩子,面对淫魔法阵与强大雄性的合

    击,照样温顺得像猫咪一样呢!

    什么?老公已经被控制了?这有什么关系,哪怕精神被操控了沦为一具空壳,

    发情的身体凭本能将琉璃艹成自己的女人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嘛!璃衣音撇着琉

    璃不服气的通红小脸妩媚而笑,目光一转,小嘴却张成了型。

    「老,老公?」

    鼻息粗重的男人一声咆哮,早插入发情雌穴,像是行家法般将洋洋得意的阴

    阳师推倒在地,抽插不绝!

    「就是这样,前辈替咱好好教训她!」琉璃见状顿时兴奋地趴在桌上呐喊助

    威,小屁股随着进攻的节奏一扭一扭,直到听着那声声浪叫酥麻软透,从双穴溢

    出的白浊浓浆流满双腿,不免夹紧,红着脸爬着凑近。

    「都干璃衣音这么久了,也该轮到咱了吧……前辈……~」

    低吼,惊呼,然后莺声燕语,吸裹逢迎。使徒琉璃,臣服。


如果您喜欢,请把《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方便以后阅读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3)并对晨曦事务所之土御门相夫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