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凌辱)

原罪(8)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hollowforest 本章:原罪(8)

    作者:hollowforest

    29/11/15

    字数:6,355字

    【8】

    当自慰蛋从母亲的阴道里滑出,在半空中反射着水光翻滚着掉落在地板上,

    在一对子女面前赤裸着下体的母亲,那乌黑的眼珠子在泪珠下颤动着,一双眼眸

    子显得空洞而绝望。一声带着哭腔的「不」从她那变得毫无血色的嘴唇里冒出,

    不知道她是试图解释活着掩饰的「不是这样」又或者极度羞耻试图逃避的「不要

    看我」,我不得而知,因为那声「不」后,母亲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发出了一声

    「呃——!」的声音,她的身体随着这一声「呃——!」猛地抖动了一下,头一

    歪,身体直接软了下来,靠着墙壁滑坐在了地板上。

    因为她是岔着双腿站着的姿势,滑坐下去后居然形成了一个更淫秽的姿势,

    双腿成M字型左右摊开。因为药物作用,原本就肥厚的阴唇此时却像是海绵吸收

    了淫水一般,充血肿胀着,让整个逼穴像多肉植物蒂亚那肥厚鲜红叶片般一般盛

    放着。

    姐姐在一旁陷入了呆滞的状态,如果我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我大概也会

    和姐姐一般,十几年来母亲在我们眼里的形象都是坚强且独立,严苛且冷峻,我

    们不曾想过会有一名。这十几年来她大概从未见过这样的母亲。好半晌,姐姐才

    颤抖着声音向我问道:「妈妈……她这是怎么了?」

    我看着母亲不像是昏迷的样子,刚刚她的动作和姿态,更像是一台机器人被

    拔掉了能源,心里立刻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她是政府的债务人,我想……应

    该是债务偿还机制生效了……」

    姐姐还是一脸的懵逼:「这……这和债务偿还有什么关系啊?」

    我心里冷笑了,她从小就在光环中生长,眼睛一直往上看,是的,哪怕家里

    已经陷入泥沼的时候,还在幻想着上4层的美梦的她又怎么会了解下四层的事情。

    母亲的这种情况,一般称呼为大脑当机,对,现在的大脑和智能终端真的没

    啥分别了,抛开赵磊那种完全操纵人体的非法行为,现实中芯片对人的影响几乎

    是方方面面的。

    母亲是政府的债务人,她的大脑芯片从确认债务的那一天起,就被端脑输入

    了债务偿还机制。在上个世纪,欠债除了偿还,还有很多种应对的方法,例如逃

    债,赖债,申请破产,实在不行大不了就一死了之,一了百了。但现在?欠债只

    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偿还!强制偿还!首先是大量的行为限制。限制消费是最基

    本的,父亲就像被征服圈养起来的牲畜,也不用担心饿死,为了保证债务人的工

    作能力,债务人的三餐都是由政府承担企业实施,我们称之为「喂饲料」,还有

    诸如高强度的工作时间等等……

    除了这些行为限制外,芯片还必须保证债务人不会自寻短见,或者一些造成

    债务人失去偿还能力的危险。

    大概是检测到母亲的情绪出现超出正常水平的波动,为了防止母亲自残或者

    攻击他人,芯片强行干预,剥夺了母亲大脑对身体的掌控。

    现在的母亲,就是一件有灵魂却无法行动的玩具。

    一个大胆的想法立刻出现在我的脑中。

    「那现在怎么办?」

    「你不用管,我给你转点钱你自己出去玩,宵禁前回来就行了,」

    「那好吧……」

    姐姐以为我要趁母亲昏迷之际行那乱伦之事,也没有多说话,直接穿好衣服

    就出去了。我立刻给她转了相当她半年工资的钱,也算是一个小甜头。

    姐姐一走,房间里就剩下我和母亲了。我掏出终端快速调出了芯片界面,然

    后选择了领域连接,终端的屏幕上立刻跳出母亲的照片。大概是因为被系统锁定

    的缘故,正常情况下照片的蓝色边框此时已经变成了红色,但连接界面没有被封

    锁,我点了一下连接按钮,开始尝试解除母亲的锁定状态。

    当然,我并不是突然良心发现了,而是我知道解除状态中,有一种有限解锁

    状态,也叫做调解状态。处于这种状态下的母亲将恢复意识,但身体还是处于锁

    定状态。

    我原本的计划是通过罗伯特在公司对母亲的欺凌,逐渐撕扯掉母亲的羞耻心,

    然后逐步俘虏母亲的。但现在既然计划已经完全被打乱了,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直接用粗暴的手段摧毁她的心防!反正有芯片保护,母亲遭受再大的打击也不会

    因此就精神错乱疯掉了。

    「目标正处于锁定状态。」「申请解锁权限」「检测到血缘关系,检测到更

    高等级身份,同意申请。请确认解锁权限。1、完全解锁(警告。目标处于第二

    级锁定状态,如完全解锁,所造成一切责任将由解锁人承担)2、有限解锁……」

    「有限解锁3」「请提供相关的申请说明……」

    操!!!

    我心里将端脑直接骂了个狗血淋头,随机在骂它祖宗一百八十代的时候又猛

    然想起对方不过是一个人工智能,就算按本来说,也不知道有没有十八代……。

    大概耗费了十几分钟,就在最后,我即将解锁的时候,我却又犹豫了起来。

    因为这个时候,一个更大胆的想法跃到我的脑中。

    ***  ***  ***

    通话很快就接通了。

    这次赵磊并没有在女人的身上耕耘,而且通过画面所展示的内容,他非但没

    有在操逼,居然还是在温习功课,这倒叫我感觉到非常意外。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努力啊。」

    「嘿,我也没办法啊,联考不像小考可以作弊,要不我直接拉赵晓萱那贱货

    做就是了,还有不少时间玩玩那贱货。你也知道联考的重要性,制度就是这么决

    定的,所以我也不能幸免啊。」说着,赵磊那张胖脸露出了猥琐的笑容:「我可

    不像你哦,在这种形势下还能优哉游哉地玩母亲玩姐姐的,到底是坐在战舰里的

    人,就是没压力。」

    什么形势?什么战舰?

    我根本不知道赵磊在说什么,也只能继续模棱两可地应对这:「这个时代就

    是这样的嘛,及时行乐,趁着有能力的时候,能满足的欲望就尽量满足嘛。」我

    害怕自己说多错多,于是随后直接进入了正题:「是这样的,我想找你借一件玩

    意,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

    「什么玩意?」

    「你上次用在刘艳艳那婊子身上的手段,简直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那种完

    全操纵一个人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我想,我想把它用在我妈的身上。」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罗严,我就喜欢你这种毫不掩饰自己欲望的家伙。

    不过这件事,你让我想想。」

    那边赵磊先是大笑了几声,然后突然又沉默了下来,我当然不敢催他,我也

    不急,因为我原本想着这种一级违禁品当然不能轻易地借予他人,我不过是抱着

    万一可能的机会才找赵磊的,现在听他这么一说,看起来是没问题了,我就更加

    不急了。

    过来半晌,赵磊开口说话了,但表情也一反平时嘻嘻哈哈的:

    「本来,那玩意凭我两的交情,免费让你使用是不在话下的。不过,你母亲

    有点特殊,你知道的,你母亲服过兵役,她的芯片和我们的不一样,她的是军用

    芯片你知道吧?。」

    「我知道。」

    自从对母亲起了心思后,我就一直在找兵役徽章和相关的资料。我不怕舆论,

    甚至民政法的惩罚,因为在这个时代,乱伦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甚至在外圈

    来说是一种相对普遍的现象。作为家庭资源获得者和支配者,父亲这个角色在家

    庭中掌有绝对的话语权,在社会上权力的缺失和在家庭中权力的体现,很容易让

    他们把一些原本潜藏在心里的欲望化为行动。虽然联邦法律是倾向保护年轻一代

    的,就例如我们家,父母的债务并不波及到我和姐姐,就是这种倾向下的受惠者,

    但实际上,这种倾向在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一种形式主义,就像罗伯特通过在法

    律的允许下尽情压榨母亲来变相达到目的一样,父亲有太多方法让他的女儿在承

    受他们的兽欲时选择忍气吞声。

    但我这个儿子,在家庭遭遇意外,和母亲相互地位的逐渐转换中,依旧不敢

    轻易越雷池一步,那雷池就是母亲的额外身份,也就是退役军人的身份。

    母亲有很多地方都与我们不一样,最直接体现出来的就是赵磊说的,母亲后

    脑嵌入的并不是一块芯片,而是三块芯片组成的芯片组,这就是军用芯片。

    中联邦的成立是通过武力达到的,而在随后的世界大战中,中联邦也是依靠

    着武力站到最后。拳头才是硬道理——这句话古今适用,无论古代的外合纵连横

    也好,上世纪什么贸易战也好,武力一直是一切的基石。但武力是一把双刃剑,

    既可伤敌,也会伤己。自古以来,皇帝打下江山,时间做的基本都是把控军

    权,分化军权,因为他非常明白,自己的江山是怎么得来的,他清楚知道,没有

    什么真命天子,只有金戈铁马,他知道,他下面的将军也知道,他不知道的是,

    哪一天下面的人动心了,会把他从皇位上拉下来。

    如何控制军队,一直都是政权最关注的的问题,新纪元也不例外。但随着科

    技的发展,这一个问题被近乎完美地解决了,那就是大脑芯片。

    「既然你知道就省了我不少功夫,军用芯片更精密,功能也更强大,其实只

    要开放相应的权限,它完全可以做到像刘艳艳那样的效果,而不需要我额外植入

    芯片。因为它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设计的,让军人克服恐惧啦,强化兴奋,

    压抑痛觉……。不过,你也知道,它的安全措施和民用芯片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而且,我想你要的也不是一个「死人」吧?虽然这也能解决,但……」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算了吧,赵磊,不过是一个小玩乐,不值得付出那么多,你就当我没说过。」

    我直接在赵磊停顿的时候打断了他的话。开玩笑!就算不靠芯片控制,我也

    是有不少方法把母亲把母亲给操了,只是没那么刺激罢了,我实在犯不着。

    「罗严,你别急,并不需要你付出多少代价,我只需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就

    够了。」

    「什么问题?」

    「我知道你把科研徽章卖给了安娜那婊子,我这里插一句,其实你被那婊子

    骗了。诚然,那些筹码看起来是烛光四射显得价值十足,让你觉得卖了一个好价

    钱,但等你跟着我混,你就知道那些都身外之物,就像你们外圈的货币一样,归

    根到底只是代码罢了。不不不,我不是责怪你,徽章是你的,既然罗教授许可了

    交易,我可不敢有半点意见,我只是告诉你要小心那些白皮猪,尤其是安娜这个

    婊子。」

    「但我很好奇,安娜到底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个徽章,她有没有透露过什么给

    你知道?」

    「没有。」

    我直接了当地回答了,避免有任何的犹豫让赵磊产生误会。视频那边赵磊也

    明显露出失望的表情,不过一闪而逝,很快他又笑呵呵的:

    「没关系,我料想这婊子也不会说。那就这样吧,你在家里等我,我现在派

    人过去,但他们在实施的过程中,你可能需要回避一下。」

    「你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啊,以后记得回报本少爷,哈哈哈哈哈——!话说,

    不顺带把你那姐姐也一起搞了吗?我的人反正也是走一趟了,也不在意买一送一

    了。」

    ***  ***  ***

    赵磊的人来的快,走得也快。一共来了三个人,都穿着警察制服,那冷峻

    的面孔和让人心里发寒的眼神表明,他们和那些在外圈横行霸道的渣滓有着本质

    上的区别。

    他们每个人都拖着一个类似行李箱的金属箱子,进屋子把我赶了出来后,大

    概20分钟左右就出来了。其中一名秃头把我的终端要了过去,然后让我解锁权限

    把里面的东西全部转移到了一块新的终端上,叮嘱了我一些保密之类的话留下那

    新终端把我的旧终端带走了。

    期间我询问了一下,能不能把姐姐顺便也改造了,被回绝后才想起来,貌似

    普通公民要植入新的芯片才可以,想来也不过是赵磊一句玩笑话。

    然而,就在我进屋子检查母亲情况的时候,却在她的终端地下发现了一张黄

    色的小纸片,小纸片上写着的是商业街的地址,还有一句话:

    「我有你想要的,一切。」

    然后我就感觉到手指有些灼热感,我被烫的下意识松手,那张纸条在半空中

    就燃烧了起来,很快就化为灰色的灰烬。

    看着地板上的灰烬,我不禁又感到一阵寒意从背脊串起。

    到底是谁给我留了这张纸条?他的目的何在?是赵磊额试探?但我觉得他没

    必要,如果他发现了什么,他会用更直接的方式把我做掉。

    那么,到底是谁需要留这一张纸条给我?

    我的大脑立刻犹如一团乱麻,各种思绪飘了起来。不过,半晌后,我还是晃

    了晃脑袋,决定先把纸条的事情放到一边去,因为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

    我其实对这一天,早有准备,就在父亲坐牢的一年后。

    你知道什么是罪恶吗?

    ***  ***  ***

    「卡擦,吱呀——!」

    金属门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缓慢被拉开,正在母亲身上埋头苦干的我抬

    头看去,门后现出父亲那瘦弱佝偻的身影,但他并没有看到室内那正在进行中的

    香艳乱伦淫戏,他正对着站在走廊的姐姐说着话,而姐姐双手绞在胸脯下,冷冷

    地看着父亲,一言不发。

    无论父亲以往多么疼爱姐姐也好,那都是建立在有价值的基础上,现在父亲

    沦落成了丧尸,本来就势利的姐姐自然毫不犹豫地放弃了父亲。

    我故意加大了撞击母亲逼穴的力度,「啪——!啪——!啪——!」的肉体

    撞击声立刻变得响亮起来。

    听到声音的父亲转过头来,然后一脸错愕地看到自己的妻子一丝不挂地躺在

    地板上,而自己的儿子,同样赤裸着身体,正扛着他母亲的双腿,屁股缓慢地挺

    动着,让那根粗壮的肉棒在他母亲的私处进进出出的时候。

    我充满挑衅地一脸淫笑看向父亲。

    「爸,你真是白白浪费了妈妈的一副好逼啊……」

    「啊————!」

    听到我的话,父亲怒吼了一声,面目狰狞地朝我扑了过来,我抬起抓捏着母

    亲奶子的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嘴里念到:「倒!」

    「咚——!」

    才踏出一步的父亲,在我的咒语应声摔倒在我和母亲的旁边。

    「检测到低等公民对高等公民攻击行为,已制止,是否报警?」

    终端中,我设置的女性人工智能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罗严……你真是个魔鬼……」

    走进来的姐姐看着倒地的父亲,幽幽地说了一句。

    我没有理会她,我拿起终端,将母亲的敏感度调高,然后尚且在强行昏迷状

    态下的母亲,在我鸡巴的奋力抽插下,开始疯狂地抖动起来。

    很快,在金黄色的尿液飞溅出来的同时,母亲的逼穴不断地收缩着,就像一

    只为我撸管的手,要把我鸡巴里的液体榨得一干二净一般,让我再一次体验到那

    前所未有的高潮!

    ***  ***  ***

    橘黄色的昏暗房子里,母亲挣扎着从地板坐起来,她先是扭头看了看卧躺在

    一边熟睡中的我和姐姐,然后才掀开自己的裙子,看着自己湿漉漉的私处发呆了

    许久,然后掩面哭泣。大概哭了有2分钟左右,她起身,大概是忘了浴室门已经

    「坏」了,她在浴室的操作板上按了好几下才放弃,然后才在墙壁上取下平时抹

    汗的毛巾,岔开腿半蹲着,抹拭着下体。然后看着放在她位置旁边的自慰蛋,拿

    起来想往墙壁砸去,但手臂挥动了,手指终究没有放开,她伫立着,最后还是把

    自慰蛋放了下来。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丈夫的位置空荡荡的,发呆,拿起终端,再次发呆,

    放下终端,坐了下来,继续发呆。

    我知道终端上有什么,因为我的终端也收到了通知——罗光耀试图攻击高级

    公民,触犯刑法第XXX-XXX条,被暂时收监,予以通知。简直多此一举,因为当

    时我就在场,目送着父亲被警察架了出去。

    看到消息的母亲又哭泣了起来,但这次只维持了十几秒,然后她擦干眼泪,

    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发呆,一直过了十几分钟,她才躺了下来,侧卧着,然后睡

    去。

    我关掉终端的监控录像画面,看着一边仍旧在熟睡的母亲,姐姐正翘着她那

    雪白而挺翘的屁股,趴在母亲的两腿间,将我刚刚再次灌注进去的精液吸吮出来,

    吞掉。

    然后我给罗伯特打了一个电话。

    ***  ***  ***

    罪恶是什么?

    见利起意?见色起心?怒而暴起?

    那都是有因由的,有预谋的犯罪。

    而我

    生而有缺陷

    这就是原罪。


如果您喜欢,请把《原罪(凌辱)》,方便以后阅读原罪(凌辱)原罪(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罪(凌辱)原罪(8)并对原罪(凌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