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身

附身(31)后来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linjcrm4x 本章:附身(31)后来

    【附身】(三十二)后来[完]

    29年11月12日

    「嗯嗯哦!哦!嗯!昇哥!嗯嗯~~~」小雨用双腿盘住我的臀部,我用左手扶着她的腰,阴茎不断进出着她的阴道,她那可爱小巧但现在似乎已经升成C罩杯的乳房,不断上下晃动着,形成一幅美丽的画面。

    我的右手也不断揉捏着另一个乳房,当我玩弄着她的乳头时,她也不禁呼喊起来:「哦哦!阿昇!轻点嗯嗯!」

    「嘿嘿!淑婉姊妳其实很喜欢这样吧?每次捏妳乳头的时候,妳都会全身颤抖呢!」我奸笑着说。

    「嗯嗯你说什么呢!我是带小雨哦!来练习的嗯嗯嗯~~~~~!讨厌!」淑婉姊嘴裡还是那样不服输。

    「喀啦!」客房的门被打开,小芊探进头来,「老公!我先去买个菜喔!淑婉姊!小雨!中午就留在这裡吃饭吧!」

    「哦嗯嗯!谢谢谢谢谢嗯嗯小芊姊!」

    「嗯~~~小芊不好意思让妳麻烦了啊!嗯嗯!」

    「不会啦!妳们继续,我先出门囉!」小芊说完就把门给关上了。

    「啪!」

    「喔!痛!小雨妳干嘛打我?」

    「人家人家在跟小芊姊说谢谢的时候你干嘛突然嗯加速啊!哦哦哦哦~~~~!」小雨强忍着快感嘟嘴埋怨道。

    「哈哈!很爽对吧?」

    「不理你了啦!」小雨闭上眼,生气的把头转向一边,但过没多久又开始呻吟着。

    「阿昇差不多该换我了」刘姊说。

    「哦!马上来马上来!」我抽出了小雨体内的阴茎,改插入刘姊的阴道。

    「哦!嗯嗯!慢点!你慢点!嗯嗯嗯~~~~~~!」刘姊被我直插到底,来了次高潮。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哦哦哦~~~~~!」刘姊放声高叫着。

    我像打桩机似的捅着刘姊的阴道,让她发出连续的淫叫,短短三分钟就把她又送上了一次高潮。

    我知道她到了,停止动作,用阴茎抵紧她的花心,趴在她身上和她热吻着,发出淫秽地啧啧声。

    「师姊,您好了就换我囉?」小雨打断了我们的热吻……

    「哦好阿昇,你拔出来吧!嘶~~~哦!慢点!」

    「昇哥,躺下吧!师姊,麻烦您帮我计时囉!」小雨对刘姊说。

    刘姊从包包裡翻出手机,裸着身子坐在床上打开码錶app,「好!计时开始!」。

    小雨跨坐在我身上,握住我的阴茎放进她的蜜穴裡,开始前后扭着屁股,「嗯嗯!嗯嗯嗯!」

    「小雨!妳现在是在帮人作法,不是做爱!不能发出这种声音!」刘姊纠正她。

    「哦!嗯!可是人家人家跟昇哥做就会忍不住嘛!嗯嗯!」小雨委屈地说着。

    「唉算了!真拿妳没办法,只有在这裡练习可以,去外面就不行了喔!」刘姊说。

    「嗯嗯!知道了哦哦哦哦哦!嗯嗯~~~~~!」得到刘姊的允许,小雨有如骑马般快速且用力地骑着我,阴道内壁也不断摩擦着我的龟头,没多久我就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了。

    「喔喔!小雨!我有个问题想问喔喔~~~问妳!」我故意和她说话来缓和射精的冲动。

    但小雨没有中我的圈套,对着我狡猾的笑了一下,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闭嘴,却没有停下腰部的运动。

    「喔喔喔喔!唔唔!」在我舒爽的叫声中,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龟头也不断被一道热流冲刷着。

    「2分28秒!」刘姊说。

    「嘻嘻!人家又进步了呢!」小雨睥睨着四肢张开,瘫在床上喘气的我,骄傲地说着。

    「呼呼我说小雨啊妳不是有阿成跟师父可以练习吗?为什么要一直来找我啊呼这星期六一大早的」我嘴上抱怨着。

    「没办法啊你也知道阿成和师父都很健壮又持久,我们得找个体力一般的男性来练习才准啊」小雨委屈地说。

    我靠!妳这说明我听起来怎么觉得不太舒服啊?

    「而且」小雨趴下来,狡黠地用鼻子碰着我的鼻子说,「你不喜欢吗?」

    「妳!妳妳妳」我无言以对,索性闭上眼睛转向旁边不回应。

    「好啦!你们小俩口别斗嘴了,赶快去洗一洗,小芊快回来了。」刘姊催促道。

    于是我和刘姊、小雨一起进了浴室冲洗一番,当然在裡面免不了又要亲亲摸摸,足足洗了快1小时才出来。

    「刘姊!老公!小雨!吃饭囉!」小芊在外面喊着。

    我们收拾完毕,一起走出房间吃午餐,吃饱后就在客厅喝茶聊天。

    看着眼前快乐谈笑着的3位美女,我不禁想起一年前的今天,我被小芊/冬梅在客厅狠狠逼问的景象

    **********一年前**********

    「老公你居然」小芊摀着嘴说。

    是的,我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招出来了,除了筱彤跟我的那一段。

    「孟芊,看来妳们逸昇过得颇滋润啊」

    不是啊!柳冬梅!妳果然还是邪灵吧?妳根本就是要来破坏我和小芊的吧?

    「老婆我我不是那个」看着小芊阴沉的脸,我慌张地说。

    刚刚我以为我找回我老婆了,看来现在有得而复失的现象。

    「好啦~~~孟芊!妳就别怪逸昇了,在那个当下他也是别无选择,而且一路走来他都一人奋战着,直到刚刚听了妳的故事,不也是」冬梅突然开始帮我说话。

    「阿昇在这段时间也很辛苦,从一开始以为妳出轨,到后来知道事情真相,不是都没有放弃妳吗?再想想阿威对妳做的事情,她老婆和逸昇之间的事情,其实也是一种偿还,妳说对吧?」

    「其实人生在世,就是把握当下好好享乐、好好活着,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妳应该也了解到妳在镜中看到的自己,其实就像一个机器人,妳只是控制它罢了,百年之后我们都只剩下灵魂,蓦然回首,妳又会在意这副躯壳曾经做过什么、或被谁做过什么吗?」

    「有句话可能很不中听,和逸昇比起来,我们经历过的男人数也数不清了,逸昇都没有在乎,依然全心爱着妳,说实话,逸昇并没有太过分,对吗?只要我们不做坏事、不害人,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只要能让自己过得更好,我们都应该好好把握。」

    「最后,如果妳不改变自己的思维和想法,我们要怎么去向妳前男友拿回东西?妳说对吧?」

    说完了这一大串,小芊和我都没有说话,但我在心裡暗暗地感激着冬梅。

    五分钟的寂静后,冬梅先开口:「逸昇,小芊说她原谅妳了,不过她还是有点生气,我们决定要处罚你。」

    「呃?」

    「罚你好好的满足我们!」小芊说完便向我扑来,那天,是我次被老婆主动扑倒。

    后来,我们找了刘姊、筱彤和小雨到家裡,把这一切的事情都和她们说明清楚。

    (好吧!我承认还是隐瞒了我与筱彤那段,以及阿德有箱东西这2件事)

    小雨次听过这种事,吓得半天说不出话。

    刘姊和筱彤虽然早就知道,但对于事情的演变也非常惊讶,但幸好大家最后都接受了。

    说完我们的故事,淑婉姊和小雨也都把话说开,虽然有许多男女之事,但彼此坦诚的感觉,真好!

    那天之后,我们的生活都起了许多变化。

    我花了点时间,才适应小芊的身体裡面住着2个灵魂,一开始和冬梅并不熟稔,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得靠着阿德的那箱东西才能让自己勃起。

    刘姊去和赵师父打听,才知道阿德的老爸江财贺,是赵师父的师兄,和阿德一样,在当年是被寄予厚望的继承人,但品德不佳被逐出师门,没想到下山以后利用所学,做了不少邪恶的勾当,冬梅就是受害者之一。

    阿德从小就不爱读书,身无一技之长又到处惹祸,在江的请託下才上山修行。

    幸好老天眷顾,他体性纯阳,终于在这裡找到能「发挥」的舞台,可惜品行和老爸一样,最后还是堕落了。

    阿德在我们离开的第2天就从神坛消失,没有回家、也找不到人。

    我和刘姊没有把阿德干的那些髒事告诉赵师父,他以为阿德出了什么意外,还去警局报了警,但一直没有音讯,只能不断叹息失去了一个有能力的弟子。

    至于赵师父一派,据刘姊说已流传千年之久,男弟子要进入师门,必须要是纯阳体质,除了修行以外,也必须强身健体,才能收放自如;而女性入门条件较为宽鬆,但体质愈阴愈好。

    男性利用修行养元,灌注阳气驱魔除阴;女性则可利用身体吸取男性阴气,将之暂放自己体内,并将体内阳气灌注给受法者护其元神。

    由于吸取的阴气并非自身产出,长此以往也是会伤害身体,因此需要定期回到神坛接受阳气灌注,把阴气去除并储存新的阳气。

    简单的说,男女弟子各有其功能,缺一不可。

    如同之前提过的,因其做法特殊且威力强大,不见容于其他流派,只能在暗处进行。

    我想也是,作法过程这么爽(当然前提受法者必须是俊男美女),效力又比他派还强,当然会引来其他门派围剿。

    至于女性为什么会愿意加入这样的门派,当然各有其原因,但以刘姊来说,一方面是她再也不相信婚姻,加入这门派既可以助人,又能解决需求,再来是长年的修行与阳气灌注,可保青春。

    据她说,有个师姊今年已经60岁,但看起来就像40岁左右而已,皮肤紧緻、身材姣好,身体各方面机能都如同年轻女人一般,我私心地觉得保持青春美貌才是她们加入最主要的目的吧

    小芊后来联络上了前男友,在冬梅的帮助下重新进入了他们的圈子,两人又和以前一样到处去旅行、做爱、参加淫乱的宴会,小芊很少回家,我只能偶而和她传讯息互报平安。

    阿威终究成了一个废人,住进了精神病院,小雨知道他对小芊做的事,对阿威也完全死了心,不久便和他离婚。

    那段期间小芊知道自己没办法常常回家,居然主动要小雨住进来照顾我,每晚我都和小雨在主卧的大床上翻云覆雨。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一想到我的妻子也同时在别人的床上被疯狂抽插着,总让我激动不已,每次都把小雨操到筋疲力竭,当然,淑婉姊偶而也会来「探望」我。

    接着是江财贺,冬梅原本想用一样的方法去报复他,但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癌症末期的病人。

    小芊假托自己是冬梅的亲戚,和丽珍聊了一下,才知道江财贺和丽珍结婚后,似乎变了一个人。

    他认真的经营家庭和事业,也不再搞七捻三,只是午夜梦,偶而会喊着「冬梅」这个名字,丽珍秉性善良,只觉得那或许是老公心中痛苦的过去,也不多问。

    据小芊说,她一进入病房,原本虚弱说不出话的江财贺,居然紧紧握住她的手,边啜泣边喊着冬梅的名字,嘴裡不断说着抱歉,看到这番光景,冬梅终究还是心软了。

    她流着眼泪要江财贺下辈子好好做人,看着他在病房裡断了气,那个当下她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但因为是小芊的身体,丽珍还有点搞不懂为什么这个年轻的女孩会如此伤心。

    「或许,江财贺一开始是贪图丽珍的家产,但后来被丽珍的善良所感动,因此才改变了吧?」我这样想着。

    但做过的坏事毕竟是事实,江财贺罹癌5年痛苦而死,儿子不学好无法继承家业,现在也不知所踪,想到这裡我不禁深深叹息。

    筱彤和小芊经过这件事,感情变得更好了,加上开朗又百无禁忌的冬梅,每次见面都有聊不完的话题,我常常亏她们乾脆搭车去桃园,来个桃园三结义算了。

    意外的是,小芊「公干」期间的某一日,筱彤居然主动打电话约我出去玩,于是我们利用出差的名义,到南部的饭店玩了3天2夜。

    那几天我们都没走出饭店大门,除了吃饭睡觉,我们在房间裡亲着、吻着,吻完了就做、做完就睡、睡醒再做,我摸遍了筱彤的每一吋肌肤、舔舐过她的舌头和每一颗玉齿、在彼此身上留下许多吻痕印记。

    最后一天要回家时,我几乎已经无法勃起,筱彤走路也都不太自然,这是我次如此疯狂。

    那天,筱彤说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是为了感谢我在神坛对她的帮助。

    (其实我有点惭愧,我能做的只有送她回家)

    虽然如此,往后的日子裡,她却不会拒绝我的上下其手,即使被我伸进内衣裤裡摸到出水,她终究没再让我吻她脸颊或额头以外的地方或让我和她做爱,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她忍耐的功力。

    有几次她来找小芊喝茶聊天,结束后我送她回家,她看我裤裆搭着帐篷,还主动帮我吸出来,虽然再也无法重温美梦,但能如此我已满足。

    至于她和那个男人后来怎么了,我没有过问,因为我相信她可以自己处理好。

    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小芊终于结束了「公干」回到家中,她取回了那男人手上所有的东西,还有一笔为数不小的钱和珠宝,足够我付完房子的贷款还有多。

    听说他也和阿威一样成了一个神智不清的废人,失去了所有,而那些当年硬上她的男人们,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报复。

    我没想到温柔保守的小芊居然愿意再次牺牲自己的身体去惩罚他们,可见那恨有多深了。

    生活看似又重新回到正轨,但新的问题又来了。

    我因为一人御多女,导致体力下滑(嗯就是纵慾过度),于是刘姊偷偷教我「养元」之法,虽然我不是纯阳体质,但这可以帮助我维持性能力,纵使只是入门功,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够用。

    之后,小雨为了帮我补阳,也跟着刘姊拜师修行,据刘姊说小雨很有天分,师父很看好她。

    朝夕相处之下,小雨和阿成也产生了情愫,开始交往,我虽然也给予祝福,但小雨却说她最喜欢的还是我。也幸好他们这行对男女之事原本就当作一种正常「活动」,即使小雨和淑婉姊常常来找我「练习」和「补阳」也无妨。

    经过这么多事情,小芊似乎也看开了,对我、小雨和刘姊之间的事情丝毫不在意,反而跟她们如同姊妹般相处,只差没有一起玩而已。

    至于冬梅,她虽然已经在小芊的躯壳裡扎根,但并未接受师父「固本」的程序,因此灵魂若没有持续补充阳气,还是会逐渐逸失。

    这光靠我一个人是不够的,我们也讨论过找师父来施法的可能,但秒被刘姊否决。

    据刘姊说,那赵师父就和白蛇传裡的法海一样,会直接灭掉冬梅,才不管你好坏。

    小芊对冬梅非常感激,说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为了帮助她,小芊勉为其难地同意我们加入换妻俱乐部,但有2个条件:

    1.必须不被认出来。

    2.小芊还是无法接受这种事,所以必须等她的灵魂彻底沉睡才可以参加活动。

    (据冬梅说,之前「公干」,勾引男人和做那档子事都是由冬梅操刀的。)

    经过多方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俱乐部,那裡规定进行活动时,必须要戴着化妆舞会那种华丽半脸面具。

    「真是便宜你了哦!老公!」我还记得当时小芊的似笑非笑的眼神,瞪得我心裡发寒。

    「嘿嘿!」我也只能边抖边傻笑回应。

    报名到现在,我们已经参加过10几次,小芊的身段配上冬梅的床技,加上她总是要求男伴不能戴套,让她很快就成为众男士争抢标的。

    尤其是和她做爱之后,那绝顶的快感和彻底虚脱甚至意识模煳的感觉,经许多人口述后渐渐传开,使得每次排队干她的人愈来愈多,到后来,我们不得不规定一个晚上只能3~5组。

    (当然我也顺便受益囉!嘿嘿!)

    「老公!老公!」小芊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嗯哦!怎么啦?老婆?」

    「发什么呆呢?刚刚俱乐部打来问你晚上会不会去呢!」小芊红着脸说。

    「哦!可以啊!反正今天没什么事。」我说。

    「你刚刚才那个,还行吗?」小芊有点害羞地问着。

    「嘿嘿!没问题!自从学了师父那套方法,最近勐着呢!」

    「你在说什么!刘姊跟小雨都在哪!」小芊羞红了脸,淑婉姊和小雨都在旁边偷笑。

    晚上7点半,确定小芊灵魂入睡之后,我载着「小芊」往俱乐部的新据点进发

    由于「小芊」的加入,使得俱乐部会员愈来愈多,出席率也愈来愈高,原本的场地早已容纳不下,主办人又去租下更大的场地,为了巩固会员,他不但免除我们的会费,甚至还邀请我们入股。

    有爱做、有阳气吸,又有钱赚,冬梅也欣然答应,虽然股份只有30%,但每月的收入已经是我月薪的好几倍!

    进了俱乐部,发现人已经很多了,他们甚至自动自发抽好了籤决定今晚谁能干我妻子,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这就是我美丽的老婆啊!

    看见我们到了,大家脱下衣服开始和自己的伴侣做爱,整间房子充满着呻吟声,10几分钟后便开始进行交换。

    排第1的是和我们交换好几次的小郑夫妻,他们结婚很早,今年才23岁,小郑是水电工老闆,身体健壮;郑太太则是皮肤白皙,身材细緻,像女高中生一般。

    小郑和小芊(虽然实际上是冬梅)已经熟悉彼此身体,很快便进入状况,看着妻子的阴道被其他男人抽插,四肢环抱对方,不断与小郑舌吻着,我的阴茎整个胀痛到不行,也许我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淫妻爱好者了吧?

    「嘻嘻!张先生,你不开始吗?」郑太太张开双腿,一手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拨开她的阴脣,杏眼含春地问着我。

    「吼!」「嗯嗯~~~!」我大叫一声扑了上去,两对夫妻躺在一起,淫荡的叫声此起彼落。

    今天的郑太太特别骚,再加上冬梅和之前那种完全放开的样子有点不同,今天叫起来放肆中又带着点压抑,也没有说些淫荡的话,脸上甚至还泛着娇羞,给我完全不同的感受,这冬梅不愧是经验丰富,能收能放,真是个百变的女人啊

    两相刺激下,我居然撑不到10分钟就射了,射完以后,郑太太去清洗,我也简单擦拭了一下,坐在一旁的躺椅上看着小郑和我老婆做爱,年轻人就是体力好,足足操了我老婆30分钟,背后式、69式、骑乘位、老汉推车、火车便当姿势都不知道换了几个,直弄得她娇喘连连、辗转反侧。

    终于小郑射了,妻子紧抱着他,身体不断颤抖,屁股也一下一下地扭着,彷彿要榨乾他似的,我知道冬梅正在吸取小郑的阳气。

    待高潮过后,妻子也躺到我怀裡,我边看着小郑往浴室走去,边搂着她问:「小郑弄得妳舒服吗?」

    「嗯舒服。」

    「后面还有2个呢!去吧!」

    「不了,今天有点累,先这样吧」她微微喘着气,脸上还带着高潮后的红晕。

    「呵呵妳今天怎么啦?好吧!我们先休息一下。」。

    我看着眼前一对对交缠的肉体和此起彼落的阵阵呻吟,开始回想这一路走来的历程,心中突然有感而发。

    你以为很複杂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你觉得很单纯的事情,却往往很複杂,尤其是人心。

    我们能做的,只有好好生活、不去害人,并尽力保护自己和家人而已吧!

    令人悲伤的是,我们虽明白这个道理,却真的遇上时,却还是无法看清,更无法预测自己的人生会走到什么样的境地,就像现在这样。

    「真没想到呢!」我说。

    「什么?」

    「没想到我和老婆居然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啊」

    「怎么说?」

    「呵呵就突然想起结婚那天晚上,我们一起说的那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用充满回忆的口吻说着。

    「我们只属于彼此,永不分离。」怀裡的妻子突然接了下去。

    此时,我看见妻子的阴道口,缓缓流出白浊的液体-

    全文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附身》,方便以后阅读附身附身(31)后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附身附身(31)后来并对附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