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试验

【催眠试验】(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清吟小班 本章:【催眠试验】(5)

    第五章;周末

    作者;清吟小班

    29年9月6日

    周五晚上三人坐在饭桌上聊着。

    吴菲菲感受着这种温馨。

    现在这样好像一家人一样吃饭是多久以前了?吴菲菲憧憬着张军要真是自己

    的老公那该多好啊。

    这样欣欣也能有个完整的家。

    不过这也就是一个梦想罢了。

    卧室里吴菲菲跪在床上含着张军的肉棒上下运动着。

    张军喘着粗气感受着菲菲口中的湿滑温暖。

    菲菲的口技在这一周好像提高了不少,之前都是常规动作。

    今天时而用牙齿轻划,时而深喉晃动。

    一张一弛收放有度。

    张军抚摸着菲菲的脸颊说道:「几天没见,没少下功夫啊。」

    「爽吗?这一周你死哪去了?害的人家晚上空虚寂寞。」

    「来,你躺下。我好好补偿你。」

    吴菲菲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脱掉睡裙一丝不挂的在床上摆了一个大字说道

    :「来吧,蹂躏我吧。姐姐需要你来温暖我。」

    「哈哈,哪有你这样的。色魔,趴好。」

    说着张军在无菲菲娇艳的乳头上弹了一下。

    「啊,好痛啊。老欺负我。我可告诉你,今天你要不让老娘满意,我跟你没

    完。」

    吴菲菲嗔怪的说道:张军从包里拿出了准备好的精油慢慢的涂抹在菲菲光滑

    的嵴背上。

    张军骑在菲菲的大腿上将双手搓热。

    缓缓的在颈椎和肩胛骨上阴力揉捏着。

    「哦~厄,好舒服」

    吴菲菲声音发颤的呻吟了一声。

    张军双掌按住菲菲的腰眼反复的向上推,然后双掌迭压按摩尾椎。

    一股酸麻传遍了吴菲菲的全身。

    吴菲菲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好酸啊,嗯」

    「平时别太累了,时间长了你的腰间盘会出问题的。」

    吴菲菲根本没听进去,在张军的按摩下吴菲菲肌肤微微泛红。

    张军继续向上松着菲菲的嵴椎骨。

    女人的欲望是全方位的,性爱只是一方面,例如:物质、性爱这两种是最原

    始的欲望。

    从这两种欲望延伸出了颜值、默契、安全感、情调、语言、按摩等等分支。

    你有的越多对女人的掌控力就越强,你不用全给。

    时不时的撒一点就够了。

    这就是为什么好多女人被弄的要死要活的。

    按完上半身,张军开始攻击菲菲的屁股。

    这是张军的最爱,这圆滚滚的屁股光滑Q弹捏在手里爱不释手。

    大腿根部的穴位经过按摩可以促进女人的情欲。

    按着按着,吴菲菲的屁股开始轻微的扭动,向上翘起,一上一下的缓缓蠕动

    着。

    桃园闪动着晶莹的露珠彷佛在对张军说:来呀,来呀。

    张军伸出两根手指拨开两边肥厚的阴唇露出的里面的粉肉,阴道里彷佛喷出

    了一股热气。

    张军将中指和无名指缓缓的伸进了阴道深处扣着菲菲的G点。

    吴菲菲好像睡着了,一切都是本能反应。

    嘴里没有了往日的淫词秽语和高声呻吟。

    只是动情的配合着张军的亵玩。

    张军的手指越来越快,「哦~哦,滋」

    吴菲菲潮吹了。

    将吴菲菲翻过来发现,吴菲菲闭着眼回味着。

    高潮后的酸麻一浪高过一浪的涌来。

    张军趴着菲菲的身上舔舐着每一寸的肌肤,这次的主攻方向耳根、脖子、双

    足。

    吴菲菲这还是次享受这么温柔的性爱。

    之前的按摩铺垫的很好,在全身放松下勾起最原始的欲望。

    G点高潮后,轻柔的舔舐敏感地带。

    特别是双足,特别是中国女人的双足特别私密,宋以后对女人进行的全方位

    的束缚,缠足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

    现在的女人脚普遍比较小也和缠足有很大的关系。

    在古代女人的脚是不能被人看的甚至比胸部和阴部更加私密。

    虽然时代不同了女人的脚也不再受到束缚和压迫,但是灵魂深处的烙印没有

    变。

    当张军捧起菲菲的玉足轻嗅,吴菲菲双足紧绷脸上出现了羞涩、紧张、瘙痒

    ,双眉蹙着尽力的忍受。

    当张军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脚趾后。

    吴菲菲好像被蝎子蛰了,「嗷」

    的一声吓了张军一跳。

    张军用力钳住了乱动的双脚。

    一张嘴将五根脚趾全部含在口中舔舐。

    舌头在脚指间灵活的游动。

    「不要啊,啊~哦~」

    吴菲菲叫喊着。

    好像被人触碰到了最敏感的一根神经。

    条件反射一样晃动着。

    张军忙活了半天肉棒都变成铁棒了,勐地分开吴菲菲的双腿直接刺入了菲菲

    的桃花源。

    张军攥住吴菲菲的两根胳膊尽力的向后压,嘴巴吻住了菲菲。

    狂风暴雨一般。

    吴菲菲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就被堵住了。

    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前奏,感受着张军的大力抽插只能发出:「嗯~嗯」

    的闷哼。

    「嗯~嗯~啊」

    吴菲菲挣脱了张军的嘴巴:「啊~要死了要死了。慢点」

    吴菲菲被憋得够呛,心脏狂跳着,胸腹剧烈的起伏。

    「弟弟慢一点,哦~哦~姐姐快受不来了。」

    张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将吴菲菲的腿摆成M形高频率浅插。

    这一阵勐攻吴菲菲的小屄都冒白沫了。

    这一阵小马达消耗巨大,放缓节奏的张军低头含住了菲菲的乳头吸吮着。

    菲菲感受到爱郎劳累抱着张军翻了个身。

    「呵呵,小弟今天真是凶勐。弄得姐姐好舒服,现在换我让你爽了。」

    吴菲菲骑在张军的身上,双腿夹紧转动臀部。

    像在跳舞一样「嗯~」

    这一夹一扭让张军爽的呻吟出声。

    菲菲对制造出的效果很满意,眼睛微眯,不时的轻咬嘴唇,拿起张军的手指

    放在嘴里嘬着发出:「啊~~嗯~~~~哦.......嘶.....」

    张军的另一只手抓着菲菲的乳房用力的捏着,菲菲感受到张军力度,菲菲的

    屁股扭动也加快了速度。

    张军做起双臂紧紧的箍住菲菲,两人像上满了发条一样疯狂的震动。

    「啊............」

    两人共同到达了高潮。

    张军也没拔出就这样搂着菲菲亲吻着。

    恢复体力后二人洗了个鸳鸯浴,初秋的夜晚已经有了微微的凉意。

    菲菲依偎在张军的胸前心中只有甜蜜和满足。

    第二天清晨,吴菲菲将还在做春梦的张军拉起来,张军迷茫的揉了揉双眼。

    「赶紧起床,一会儿吃完饭。一块带欣欣去动物园玩儿。」

    「去那鬼地方干嘛?腥臊恶臭的。」

    「欣欣想去我也没办法」

    吴菲菲摊了摊手说道:吃过早饭三人来到动物园。

    这是张军最讨厌的地方。

    张军一直也没搞明白,动物园究竟那吸引人。

    张军记得次来动物园是一个夏天,人还特多。

    一进门就像进了公共厕所。

    到狮虎山后看到一只老虎就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今天的欣欣兴致到是非常高,一跳一跳的左看看右看看。

    张军在后面搂着吴菲菲的腰显得极不协调。

    吴菲菲上身穿了一件浅蓝灯笼袖碎花衬衫,下身灰色过膝套裙,尽显成熟女

    性风姿。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张军呢白体恤黑裤子白鞋夹心套。

    在外人看来就是妈妈带着儿子女儿游园而已,但是张军搂着吴菲菲的腰就显

    得有些暧昧了。

    秋风送爽吹在脸上非常的舒服。

    张军想着这样搂着美女就当散步了,就是这气味实在是难闻。

    吴菲菲彷佛来到了自己的梦境一般,本已经被生活和现实磨没了的心彷佛复

    活了,找到了恋爱的感觉。

    「妈妈,军哥哥快来呀。」

    这在陶醉的吴菲菲被女儿的声音唤醒。

    三人来到了猴山,人工的假山围着铁丝网。

    周末人比较多显得有些拥挤看的不太清楚。

    这是旁边传来了一个小男孩的声音:「爸爸,我看不到。」

    男人一笑将小孩扛在肩头。

    小男孩雀跃一声。

    这幅场景看的欣欣很失落。

    「欣欣,哥哥抱你好吗?」

    「好~」

    小女孩的脸上显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羞涩。

    毕竟是小女孩,现在的孩子人小鬼大早熟的很。

    张军也没多想也把欣欣扛在了肩头。

    欣欣的眼前好像打开了一扇窗。

    居高临下的看着铁丝后面的群猴追逐打闹,修理毛发,找游客要吃的,当然

    了猴王也没闲着正骑着母猴交配。

    看了一会继续往前走,欣欣骑上瘾了,说什么也不下来。

    狮虎山前的人还是很多,随着人群的移动慢慢往里挤这才进去。

    张军怕菲菲被人吃豆腐所以站在了菲菲身后,反正他对老虎什么的没兴趣只

    要欣欣能看见就行。

    听着下面的老虎嗷嗷的声心想:别说,这动物园还真是进步了。

    至少不像当年自己来的时候。

    欣欣虽然不重但时间一长,张军的肩膀还是有点酸。

    索性将手搭在了菲菲的肩膀上。

    这样傻站着实在是有点无聊。

    渐渐的张军的手向下滑去握住了菲菲的一只大咪咪。

    菲菲回过头瞪了张军一眼。

    张军假装没看见,继续自己的揉捏。

    菲菲无法躲避也无法逃开,只能默默忍受。

    突然菲菲感觉另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裙下抚摸着自己的美臀,开始好像在试

    探。

    见菲菲没什么反应开始放肆起来。

    先是抓揉然后将手伸到了内裤里扣弄。

    不一会菲菲双腿夹紧渐渐的湿润了起来。

    吴菲菲被弄得实在受不了想回头警告一下张军。

    一回头看见张军的另一只手扶着肩上的欣欣。

    「呀,有色狼」

    一声高八度的惊叫吓了周围人一跳。

    张军这才发现在菲菲裙下迅速的抽离了一只手。

    张军怒不可遏:「光天化日竟敢耍流氓。」

    说着掏出手机在男子面前一晃。

    「跟我走。」

    吴菲菲低着头,臊的脸像大红布一样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张军出了人群将欣欣交给吴菲菲,领着男子往僻静的地方走。

    「从今天起2年内你的鸡鸡除了尿尿不会有任何知觉。」

    「看你样子就知道你肾亏,这次除了对你的惩罚顺便给鸡儿放个假。回复一

    下元气,你醒了之后围着在园区内裸奔。把你手机给我。听到手机铃声,你就醒

    来。」

    张军将手机闹钟调成了半小时还给了男子。

    吴菲菲当着自己女儿也不好说什么。

    接下来气氛有些尴尬。

    三人走了一会就看到前面有几个保安刚才的地方跑着。

    手里还拿着对讲机喊着。

    猥琐男后记:保安将猥琐男禽住之后交给了警察。

    警察录口供的时候问:你为什么裸奔。

    猥琐男表示不知道。

    最后拘留5天,罚款2。

    真正的悲剧这才开始,猥琐男被拘了5天。

    出来之后找了个相熟的小姐想冲冲晦气。

    让小姐郁闷的时候吹拉弹唱一番这哥们一点反应对没有。

    猥琐男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两年间不论看到什么美女心里瘙痒难耐可就

    是硬不起来。

    开始奔走于各大医院后来街边小广告、气功大师、寺庙烧香。

    跟媳妇离了婚丧荡游魂一般彷佛老了十岁。

    一天街边看到两个中学生在接吻的时候下体啾的一下立了起来。

    这一定是梦,两年自己什么方法都试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今天看人亲嘴就好了。

    他不知道的是那个中学生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回来了路上吴菲菲一只阴着脸,欣欣识趣的没有招惹妈妈。

    坐在张军的腿上说着悄悄话。

    「妈妈好像很生气,军哥哥回家之后你好好的安慰安慰。」

    「呵呵,小精灵鬼。你怎么不去。」

    「我害怕,你不知道,妈妈发脾气可恐怖了。」

    「说什么呢,白养你个白眼狼。都给我闭嘴」

    吴菲菲愤愤的说:三人回到家,一进门吴菲菲径直回到卧室。

    欣欣看了张军一眼往卧室的方向使着眼色。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张军刚一拉开房门,就见一个枕头飞了过来。

    吴菲菲这次发飙不全是自己遭到猥亵,她气得是居然被陌生男子玩出水来。

    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张军刚想说点什么。

    「滚~~~~」

    哭着喊了一嗓子。

    张军有点懵,这发脾气的女人真是不好惹。

    张军走到床边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别哭了,晚上我加倍补偿你好不好。」

    「去死~~」

    吴菲菲翻身起来抡起枕头就打。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能被人玩吗?」

    说完继续打。

    「是我错了好不好.............」

    张军好话说了六车也没什么效果。

    最后张军掀起吴菲菲的裙子按倒在床上就肏。

    「既然不能说服,那就睡服。」

    吴菲菲刚要反抗,啪的一声脆响,菲菲的屁股上隆起了一个手掌印。

    张军毫不留力的一下,吴菲菲果然不再反抗。

    回过头眼中满是委屈的含着泪水抽泣。

    这一眼,张军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暗骂了一句:这骚货真是勾人。

    受到刺激的张军边肏边抽打着菲菲。

    几下之后房间里传来了吴菲菲的浪叫。

    「啊!爽~哦,慢一点,火辣辣的好舒服。」

    「贱骨头」

    张军骂了一句,从后面用力掐着吴菲菲身上的嫩肉。

    「哦~吼~吼~就是这个。用力掐。」

    张军将菲菲翻过来揪住奶头就是一阵乱晃,一阵乳浪涌过煞是好看。

    「嘶~嗯,不要停。」

    「贱婢,看我怎么惩罚你。」

    说着食指和中指在菲菲的大腿内侧拧了一把。

    「啊~~不要嘛,饶了我吧,奴婢不敢了。」

    吴菲菲起身抱住张军张嘴就咬在张军的肩膀上。

    「哦~呼~你这婊子,肏死你。」

    舔着嘴唇感受着着嘴里的血腥味,吴菲菲兴奋起来。

    用舌头舔着刚刚被自己咬破的伤口上。

    一番激战二人遍体鳞伤。

    晚饭的时候欣欣看着眼睛红肿的妈妈问道:「军哥哥,我不是让你安慰妈妈

    吗?妈妈怎么更难过了。」

    「没有啊,妈妈已经好了。不信你问。」

    「妈妈妈妈军哥哥是不是欺负你了。」

    张军差点被呛死,这小丫头可真会挑事。

    「没有,妈妈很好。」

    说着笑容可掬的在张军的腰上用力拧了一把。

    「咳嗯咳」

    张军咳嗽一声。

    就听欣欣说了一句:「军哥哥,你当我爸爸好不好」..........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催眠试验》,方便以后阅读催眠试验【催眠试验】(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催眠试验【催眠试验】(5)并对催眠试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