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姬极乐行(母亲的复仇史)

【艳姬极乐行】第一卷 第6章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古鱼(gejianyunice) 本章:【艳姬极乐行】第一卷 第6章

    作者:古鱼

    29/8/14

    字数:10964

    卷:第6章

    深山古刹侧殿女子闺阁中,一名相貌丑陋的状汉,正在疯狂挥动大手扇打着

    一丰熟女子的肥臀,啪啪啪……声音响亮,听起来淫荡无比。这熟妇四肢着地,

    雪白硕臀高高翘起,上面满是红色手掌印,而她的臻首正被这凶恶丑汉用脚踩在

    床上。这种屈辱感,让丰肥熟妇穆寒青哭泣出声。

    曾经她是名动江湖的广寒仙子,受到过多少人的仰慕暗恋。冰清玉洁,仙颜

    无双,都不可以形容……可随着夫君被杀,自己遇到那恶僧,这一切都改变了。

    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哭泣,求饶,但那恶僧依然挺动着肉棒进入了她

    的身体,那丑恶的肥脸,那猥琐的神情,那粗俗俚语……这一切永远在梦中出现,

    让她不能摆脱。

    只次,那淫僧就征服了她的肉体。那是从来没有过的舒爽,肉棒在她子

    宫中震颤,酥麻,充实,把自己的灵魂都差点吸走了,随着淫僧的挺动,那感觉

    越来越美妙,好像登上了云端,达了极乐,随着自己高潮,骚液喷射,那舒爽感

    从头发根快乐到头发丝,真的无法形容那种快乐,也许就是佛家所云的「往生极

    乐」吧。

    淫僧只强上了她一次,后面对她不理不睬,但却故意让她看到他和别的女子

    交合。价值连城的极品春药,欲情精油,每日都用到身上,却不让她发泄欲望,

    手脚被捆绑,鞭打侮辱,无所不用其极,只为了让她说一声:「佛爷,请您操奴

    家的骚屄。」就连每日撒尿,也要被淫僧抱着,在他面前尿出来……

    后来淫僧又有了新奇想法,让她野外露出,或在茶馆露出奶子,或在客栈露

    出骚穴,让众人品观,一双双丑恶的手,摸着她的雪白乳房,还有粉红色的骚穴,

    粗俗恶语连绵不绝,差点让她崩溃。

    雪夫人,寒梅夫人来游说,各种合情合理让她堕落的理由,让她想就这样放

    弃吧。内力在次被淫僧强奸时,就被采补一空,两位夫人劝她修炼「素女心

    经」,每日不得发泄的欲情身体虚弱无比,连根小指头多动不了,于是勉为其难

    的答应。可是修炼「素女心经」后,她更加欲求不满了,或许是「百媚之体」的

    缘故,骚穴空虚瘙痒更甚,每日呻吟不绝。

    雪夫人,寒梅夫人乘机提出雌合,她没拒绝,从此之后,三人就开始了同性

    相戏。但每次两位夫人快高潮时,总是浪叫出一个让他害怕的名字,「佛爷……

    操死贱奴了……骚屄……好舒服……贱奴……快升天了。」还有,「佛爷……快

    操贱奴骚屄……让贱奴爽……」等等。

    每日淫词浪语不绝,自己也好像受到影响,「佛爷」两个字,也偶尔说一下,

    这样过了好久。直到有一次,被喂了大量春药,三人又开始雌乐,两夫人半是玩

    笑半是诱惑,让她说出了「佛爷,请操奴家的骚屄。」这时,一根巨大的肉棒,

    突然捅穿了她的骚穴,极乐佛出现了!

    旷日的空虚,终于被填满,快乐得她浑身震颤,她哭了,舒爽的哭泣,被冷

    落后,欲情不得发泄,委屈的哭泣,那一日,她和淫僧水乳交融,最后闭上眼睛,

    接受了淫僧索吻,而她的心防也开始打开。

    接着,每日淫僧都会出现在她面前,她也不在抗拒淫僧,而且每次都会被操

    弄得浪叫出声,高潮失禁,然后淫僧就会搂着她入睡,她就像妻子一样倦曲在淫

    僧怀里,而淫僧的大鸡巴还深深插在她的骚屄里,两人就这样互相交缠着睡在一

    起。

    淫僧那张肥丑的脸,她不再讨厌,而散发着恶臭的身体,她也渐渐习惯。女

    人是不可理喻的,只有两种男人才会令她们喜爱折服,一种是她的初恋,一种是

    征服她肉体的男人。而往往,征服她肉体的男人,在她心中比重也是最大的。

    过了一段时间后,淫僧不在温柔,慢慢地开始折辱她,屄她说粗俗俚语,

    「大鸡巴,骚屄,浪穴,骚屁眼,骚货,贱屄,臭婊子……」

    她屈辱哭泣,这些粗鄙之言,她哪说过,想想多觉得恶心。她不想说,淫僧

    就一顿耳刮子,打得她俏脸肿起,最后在她快要高潮时,突然拔出肉棒,理也不

    理,直接离去。

    早以习惯淫欲的她,此刻骚穴空虚瘙痒,于是哭叫恳求,可淫僧却不为所动。

    两位夫人又来劝慰,说男人就喜欢听这些粗鄙之言,在床上也更有情趣,妹妹既

    然都舍了身子,说两句粗话,又有什么打紧?威屄劝诱之下,她终于答应。两位

    夫人,又教她说那些淫僧喜欢听的淫词浪语。

    终于,她像条母狗一样,趴跪着,肥臀高高翘起,迎接着淫僧暴风骤雨般的

    抽插,舒爽之下,她哭泣浪叫:「呜呜……啊……嗯……佛爷,操死……贱奴了,

    ……贱奴……的骚屄……被爷……操坏了……呜呜……爽……爽死了……奴家就

    是爷的……臭婊子……爷……快操死……奴家……这个骚婊子吧……」

    极乐佛兴奋无比,在她肥臀上扇了一巴掌,又大叫道:「臭婊子,快叫爹,

    洒家是你亲爹爹。」

    穆寒青本不想答应,但想起两位夫人的嘱咐,怕被淫僧责打侮辱,更怕失去

    这种极乐销魂,她闭着眼睛哭泣喊叫,「啊……呜呜……爹……我的亲爹……女

    儿爱死你了……呜呜……好爹爹……你的鸡巴……好粗……好长……捅死了女儿

    ……了,女儿的骚屄……快被操坏了……啊……嗯……喔……你就是奴的亲爹…

    …呜呜呜……|

    屈辱的泪珠,夺眶而出,滴落在胸前。从前听多没听过的淫词浪语从她秀口

    吐出,淫僧激动得满脸通红,很快就和穆寒青一起高潮。

    看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满面屈辱的仙子,淫僧一个跨步,走上前去,抓起

    头发,就连抽十几次耳光,口中大骂,你就是个婊子,亏老子还一直把你当仙子

    呢?他状态不对,似自嘲,却更加疯狂……最后狠狠扯起她的头发,仰起她的俏

    脸,一股黄色尿液从他鸡巴里涌出,喷射到她的俏脸上,腥臭无比。

    那是不堪回首的日子,极乐佛用尽一切方法折辱她,摧毁她的尊严,她感觉

    自己连个妓女多不如。

    最恐怖的一次,这淫僧竟然化身野兽,两只布满黑鳞的爪子,狠狠地抓着她

    那雪白高耸的奶子大力揉捏,肥胸也有密密麻麻的鳞片,更可怕的是他的肉棒,

    满是黑鳞的肉棒,好像又大了一圈,狠狠地插入她的骚穴,感觉下身快要裂开了。

    淫僧不管不顾,死命地捅入,即使龟头顶到子宫,也没停下,继续深入。遭

    遇这恐怖场景,她又惊又怕,这哪是和人在交合,分明是和野兽在性交呀?她吓

    得哭叫求饶,骚穴好像快被撕裂开来,疼痛无比,但淫僧哪管她的死活,将整个

    兽根全部捅进她的骚穴,才停了下来。

    她感觉子宫好像被捅穿了,疼痛,但的是充实,酥麻……淫僧得意地说,

    这是他次将兽根完全插进女人的骚穴里,夸她是佛祖赐给他的宝贝。

    在兽根全部插进她身体里,淫僧停顿片刻,只是让兽根不停颤动。这和以往

    那些颤动不同,龟头在她的子宫深处,快速抖动,而妖化的大鸡巴更是大了一圈,

    粗糙鳞片不断摩擦着骚穴内的壁肉,这种感觉是那样的奇怪,撕裂感的疼痛,却

    又那样的充实,完全填满了她所有的空虚。

    而鳞片摩擦,能给她止住瘙痒,最令她满足的是,龟头颤抖,让她子宫酥麻

    无比。她摆动玉臀,想要淫僧抽插,清冷的大眼睛快要冒出水来,风情无比地看

    着淫僧那痴肥丑脸,秀口微张,呢声道:「嗯……佛爷,动一动……奴的骚穴好

    麻,好胀啊……求你呢……我的爷……动一下嘛……你的鸡巴好粗……好大……

    嗯……嗯……快把奴的骚屄……给插坏了……动一下嘛……求求你……爷……嗯!」

    淫僧见她骚浪眼神,春情俏脸,软语相求,再也忍不住,挺起兽根,就一顿

    猛操,棒棒到底,只数十下,就插得她,汁液横飞,浪叫求饶,随后淫僧又九浅

    一深,直到最后完全捅入,抱起她做双修状,口念佛号,运起极乐神功,「阿弥

    陀佛,如是我闻……」

    猛烈的抽插,肉棒上的鳞片与她骚穴内的嫩肉激烈摩擦,龟头不停歇地与她

    子宫亲密接触,那充实,那酥麻,那舒爽,那激情,伴随着骚穴撕裂的感觉,她

    瞬间就被肏哭了。随着极乐神功运起,感觉到肉棒上传来一股吸力,把她的灵魂

    多快吸走了,耳畔传来阵阵佛音,「阿弥陀佛,如……是……我……闻……」

    她如登极乐,眼前痴肥丑僧,好像变得宝相庄严,在脑子里也出现一尊大佛,

    她正以交合姿态坐进大佛的怀中,没有淫靡,只有神圣。

    「人生悲苦,红尘多难,老僧欲带女施主共参大欢喜,大极乐禅,彼时同等

    西方极乐……阿弥陀佛。」

    神圣的佛音,涤荡着心灵,交合的酥爽,如登极乐,两种不同感觉,神圣,

    淫靡……眼前庄严慈悲的大佛,好像成为她的希望和一切,身心的舒爽,令她沉

    沦,什么国仇家恨,什么夫君子嗣……仿佛一切是那么的遥远,哪如现在的极乐?

    放下吧……沉沦吧……哪怕是地狱,又有何妨?眼泪滴落,即有伤心,又有放纵,

    的是快乐……令人毁灭的快乐。

    自此,她放下所有心防,投入到那欲望的地狱。

    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修炼素女心经,学习淫技。每到夜晚时,光着身子和众

    女在极乐佛面前争宠献媚。为了得到淫僧宠溺,她什么羞人的话都能讲出来。

    手机看片 :LSJVOD.COM

    手机看片:LSJVOD.OM

    曾经高贵清冷的她,变得骚浪放荡,修长苗条的身体在欲情精油和极乐佛不

    断开发下,变得凸凹有致。以前堪堪一握的乳房,变得硕大无比,就像山东大馒

    头一样,倒扣在胸前,挺拔耸立,没丝毫下垂,曾经浑圆挺翘的玉臀,整整大了

    一圈,再加上修长有力的大长腿,纤细小腰,看上去弧度夸张,令人忍不住称赞

    一声,好一副魔鬼身材。

    一米六八的个子,丰乳肥臀,看上去清冷高贵,又带一丝风骚放荡的味道,

    哪怕是佛门高僧见到她,也要还俗啊,当然这些高僧里不包括「极乐佛」。

    调教出这样的极品,极乐佛不光自己享受,还派她色诱江湖高手,朝廷官员,

    巨贾富商,凭她的天仙姿容,魔鬼身体,简直是手到擒来。为了笼络教众,也让

    她开无遮大会,群交,乱交……数不胜数。

    有时极乐佛兴致起来,直接把她抱到马上,一边骑乘,一边肏穴,在闹市街

    头,众人围观下,两人骑在高头大马上,极乐佛抓乳抠屄,百无禁忌。即使石女,

    在这样打击侮辱下,也会身心俱丧,花蕊洞开。更何况身俱百媚之体,又修炼素

    女心经的她呢?

    ***  ***  ***

    往事不堪回首,纵回首已是惘然。既然已摆脱过去,更要在当下发奋图强,

    而收服熊刚,是她立足欢喜教的开始,她要复仇,更要给儿子打下一份基业。

    澈儿,娘已经是残花败柳,更是人尽可夫的淫娃荡妇,事实已如此,后悔莫

    及,就让娘用身子给你打下一份基业吧,娘不但要恢复苏家的基业,还要更上一

    层楼,而这一切就从面前的凶人熊刚开始吧。熊刚此人暴虐成性,喜欢侮辱女子,

    好色无端,但他憨直鲁莽,没有心计,武功高强,是上阵冲锋的猛将,一旦收服,

    倒也算得上忠心可靠。

    随着心中所想,穆寒清转过头去,只见这莽汉已经趴跪下来,她抬起臻首,

    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这凶人,眉目传情,眼神骚浪,秋波流转。

    熊刚见眼前这骚货,眉目传情,又骚又浪,大眼睛快滴出水来,瞬间鸡巴就

    一阵颤动,心中暗骂受不了,狠狠扇了一下肥臀,雪白浪肉荡起,他喝骂道:

    「臭婊子,快掰开你的大屁股,让老子尝尝你骚屄的味道。」

    穆寒青浪笑一声道:「爷,如你所愿,奴家的骚屄正痒着呢,爷快给奴家止

    痒。」说完,就向后伸出玉手,用力掰开两颗硕大的臀瓣,雪白肥臀分开,露出

    浅褐色菊花,纹理清晰,股沟里片毛不存,菊花下面顺着会阴就是饱满的骚穴,

    阴唇干净肥厚,色泽微红,同样也是片毛不存,骚穴上方,一个金色小环镶嵌在

    阴蒂上,半露出来,有佛性的光泽,神圣而淫靡,倒三角的黑色森林,整齐美丽,

    倒三角一头靠在阴蒂向上延伸。

    熊刚微叹一声,好个漂亮的屄啊,真是极品,这种骚屄百年难见一次,他操

    过不少女人,其中宫如雪的蝴蝶屄是他的最爱。

    可眼前女子的骚屄,更令人振奋,美丽不说,还有一丝丝骚香,是莲花的味

    道,难道是传说中的莲花屄?阴唇光滑饱满,色泽微红,穴口紧闭,淫水外露,

    即骚又香,莲花香味,这不就是师傅说过的莲花屄?

    当年师傅说过,有这种屄的女人,大劫过后,相夫益子,福运连绵,而且有

    莲花屄的女子,都是天生名穴中最顶级的「一枝独秀」。

    何谓「一只独秀」?师傅说过,从其玉门到秘道的宽度一直没有改变,里外

    都同样宽度,所以,很不容易到达花心,其阳物一般尺寸的男人,通常都没办法

    达到目的,败兴而返,不过,男根若是又粗又长,彼此便能配合达到高潮,因其

    如竹筒般直深,俗称「竹筒」,这其中的极品在其中还有阻障,更是酷似竹节。

    再看那微褐色的肛门,纹理清晰,有如玉涡。师傅还提过,其中莲花屄中的

    极品,肛门有如玉涡,被称为「四季玉涡」,其门较宽,但进入内部后,却又变

    得狭小,全体的形状彷佛水中漩涡,又好似田螺。

    当门户被敲开之后,肛门便会紧紧关起,将阳物死命钳住,使得男性的命根

    子有如吹气般膨胀,被卡紧在肛门关口,除非肛门自动松开,否则男性是没办法

    拔出,只有向玉娇娘告饶,亦称为「田螺」。

    真是极品,熊刚大喜道:「骚货,竟长得两处名穴,真是天生做婊子的货。」

    他抚弄眼前美人的菊花,又仔细打量骚穴,不时地说出赞美之音。

    听着莽汉的点评菊花,骚穴,又被抚弄,品观,身上最脏的两处地方被这样

    对待,穆寒青又羞又恼。但莽汉呼出的热气喷在骚穴上,加上菊花被揉弄,穆寒

    青又觉得瘙痒,空虚,只盼望男人伸出舌头舔弄。

    熊刚也忍不住,他直接趴到床上,像条狗一样,先是伸长鼻子,贴近肥臀,

    不断吸嗅,骚香味道令他沉醉。穆寒青羞恼无比,熊刚像极了一条公狗,在追着

    母狗,嗅着胯下情欲的味道。而她此时,胸脸着地,肥臀撅起,双手又分开臀瓣,

    让男人为所欲为,真是下流无比的动作。

    不多时,熊刚的臭嘴就贴上了她的骚穴,嘴巴大大张开,直接包住整个骚屄,

    一阵吸吮,左手拉着屄环,右手食指捅进肛门。

    「啊!……」随着肛门被捅入,穆寒青浪叫一声,「嗯……别这样,熊堂主

    ……别玩奴家的菊花……脏……啊!」

    莽汉不为所动,继续舔屄,抠屁眼,美人的骚水混着他的唾液,不断被他吸

    进嘴里吞下,骚香的情欲味道,令他如饮琼浆。玆……兹……吸吮声越来越大。

    抠屁眼的手指又加进一根中指,而拉扯屄环的力道越来越大,美人的阴蒂在骚穴

    里露出一截指头大小,已经坚硬勃起。

    「啊……别……轻点……好痛。」穆寒青痛叫出声。可随即,一条粗长的舌

    头钻入了骚穴深处,像泥鳅一样在壁肉上游动,她又觉得舒爽,温热的舌头一阵

    搅动,加上屁眼的鼓胀,阴蒂的疼痛,交织在一起,却也忍不住小泄了一回,骚

    水涌出,屄穴紧缩,将莽汉的肥舌紧紧的夹住,嫩肉和粗舌交缠在一起,骚水喷

    到熊刚的嘴巴和脸上,一股骚香味道,让他猛吸几口。

    舌头被骚穴夹得生疼,而嫩滑的壁肉又是那样的柔软,熊刚不退反进,伸长

    舌头,就如鸡巴一样,插着骚穴,而插屁眼的手指加到三根。美人狂呼浪叫,疼

    痛,膨胀,舒爽,三种不同的感觉,是那些面首不能给的。好久……好久,没有

    人这么玩她了。这莽汉外表粗狂,却不想是个玩弄女人的高手。不比极乐佛,也

    是此道的高手。

    插了一会儿穴,放下拉扯屄环的手,伸出大拇指之外的四根指头,猛地一下

    捅进骚穴。

    「啊……喔……」穆寒青嚎叫一声。

    这莽汉的手粗大无比,岂是这小小的屄穴所能容纳的,幸好刚才美人泄了一

    回,骚穴湿滑,不然真可能被他捅裂开。

    但这莽汉仍不罢休,日思夜想怎么肏弄眼前美人。如今得偿所愿,当然变本

    加厉,玩个痛快,他日夜所想的就是,怎么肏烂穆寒青的骚穴,这些花招在梦中

    不知出现多少次,如今只是故梦重游而已。

    他期望能把穆寒青肏哭,向他求饶,他要用鸡巴,捅穿她身上所有的洞。谁

    让她平时像个仙子一样高高在上?高贵清冷,就像天上的嫦娥一样,让人只可远

    观不可亵渎,而她那清冷美丽的大眼睛,却时刻勾人魂魄,即骚又浪,哪个男人

    受得了这尤物?恨不得剥光她虚伪的外装,狠狠地肏弄她的骚屄,让她哭泣求饶,

    直到被彻底征服。

    手掌狠命的插弄骚穴,浪水飞溅,三根手指插入肛门中旋转,毫无怜惜之情,

    就像玩弄最下贱的婊子。但熊刚仍不罢休,看着凸出的阴蒂,闪着佛光的屄环,

    心中恶意大起,其他动作不停顿,张开嘴巴狠狠地咬住那勃起的阴蒂。

    「啊!……不要……」穆寒青惨嚎一声,她脸色苍白,神情痛苦,随即双腿

    瑟瑟发抖,发出哭泣般的呻吟,「呜呜……尿了……尿了……啊……」

    听到美人哭泣浪叫声,熊刚立刻拔出手掌,丑脸凑上前去,仔细观看美人的

    骚屄。只见随着拨出手掌,立即闭合的骚穴,在美人颤动的双腿之间,瞬间又张

    开,一股尿液喷射而出。熊刚连忙张口嘴巴,尿液笔直的射入他的口中,一阵吞

    咽。

    穆寒青见这丑人,在喝自己的尿,顿时俏脸羞红,屈辱无比,「不要……不

    要……这样……脏……啊……好羞耻……别这样。」

    整整尿了两分钟才停下,这蛮汉砸了砸嘴,抹了一把沾满淫液和尿水的脸,

    然后又放到鼻子上,猛吸几口,这骚香味道,让他陶醉,就好像喝了一壶美酒一

    样。砸吧着嘴巴叫道:「爽快啊,爽快,真是美味呀,如饮美酒,……」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穆寒青翻过身,捂着脸坐到床上,她娇羞无比地说道:「你这憨货,怎做得

    此事?羞死奴家了。」

    「哈哈哈……」熊刚笑道:「你这骚货,屄长得好看不说,连尿都是香的,

    老子刚才喝得痛快。」

    「呸,不理你了,你这是作贱我。」穆寒青羞恼道,话说完作势就要走人。

    熊刚见美人真生气了,连忙道:「别……别……老子鸡巴还硬着呢,你不管

    不顾,可要苦了我。」

    穆寒青白了他一眼,媚声道:「活该,你刚才那么凶,扇我耳光,打我屁股,

    还做出那样龌龊之事,你看人家脸多有点肿了,屁股,乳房上都是你留下的印子,

    还有下面……下面被你咬出血了,一点都不怜惜人家。人家又不是妓女,那禁得

    起你如此玩弄?」

    熊刚低下头,畏畏缩缩,有些不敢面对美人,他添着厚脸皮,贱笑说道:

    「是俺不对,唐突美人了,可是……可是俺的鸡巴快爆炸了,让我肏一下你的骚

    屄,以后俺就是你的人。」说完他挠挠后脑勺粗短的头发,心里忐忑不安。

    穆寒青见他这幅憨傻模样,扑哧一笑,伸出玉手抬起熊刚的丑脸,水汪汪的

    眼睛,直视眼前凶人,随即又媚笑出声。

    「嘻嘻……你这傻子,也有服输求饶的时候阿,刚才那样对人家,不是很威

    风吗?还骂人家,骚货,臭婊子,人家心里委屈死了。好歹我也是一教之主,你

    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人家哪有心情侍奉你?」

    熊刚挺着大鸡巴,坐立不安,眼见到手的美肉,就要鸡飞蛋打了,顿时着急

    忙慌,他赌咒发誓道:「俺错了还不行,给我这一次,俺以后就是你的人,刀山

    火海,万所不辞。」

    穆寒青伸出玉指,向后捋起粘在白皙俏脸上的汗湿长发,动作优雅,又别有

    风情,熊刚睁大牛眼,盯着美人的动作,喉咙不断吞咽口水。随着美人喘息声,

    雪白巨乳微微抖动,熊刚眼睛看直了,瞪着血红眼睛,直欲吞吃了眼前美色,他

    觉得鸡巴快要爆炸了。

    看到熊刚火急火燎的模样,穆寒青小嘴轻抿,眼现浪色,她拍了拍雪白胸脯,

    媚声说道:「憨货,谁要你刀山火海呀?可是,人家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你哪天

    见到漂亮的小姑娘,到时候恐怕不这么说了?」

    熊刚连忙拍着胸,脸色严肃,非常肯定地说道:「不会,老子认定你了,哪

    怕你要我死,我也会毫不犹豫,没有哪个女人能比得上你。」

    穆寒青见此人如此迷恋自己,自然高兴,如果再和他交合一番,恐怕这丑汉

    更难自拔。她侧向头去,秀唇贴近熊刚的耳朵,娇笑道:「熊堂主,有此心就好,

    只要君不负我,我必不负君。」

    熊刚连连点头,美人秀唇中吐出气息,撩拨着他,简直让他疯狂。随即耳边

    又传来淫靡的气息,「爷,奴家骚不骚?想不想肏奴家的骚屄?」

    耳畔阿呢之声,又骚又浪。熊刚鸡巴连连耸起,两眼血红,忍不住大声吼道:

    「你就是千人骑,万人插的臭婊子。骚货,老子当然想肏你,肏烂你的骚屄,肏

    得你哭爹喊娘,啊……」最后的话,简直是吼叫出来。

    「傻子,那还不快来!」

    只见美人已经躺在床上,眉目传情,眼神又骚又媚,小嘴微张,欲说还休,

    雪白的肉体,高耸的巨乳,硕大的肥臀,笔直修长的大长腿,简直像魔鬼一样,

    身材比例出色,弧度夸张,好一个风骚熟妇。

    「肏死你,臭婊子。」熊刚大叫一声,猛地扑上去,分开雪白大长腿,鸡巴

    狠狠地捅入眼前的美穴。

    「啊……好粗……好大……捅死奴家了……你这死人,慢点……先别动。」

    穆寒青被这莽汉凶猛地插入,惊得花容失色,秀口张开,不断喘息,她连忙伸出

    雪白长腿,夹住凶汉的黑色屁股,两腿用力交缠,使他不能抽动。同时嗔怪地说

    道:「你这憨货,奴家今天就是你的人,还这样莽撞,弄痛人家了。先说好了,

    不许像刚才那样粗鲁,还有不许肏人家的后庭。」

    熊刚睁大牛眼,怒声道:「你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好生不痛快,我温柔点,

    但屁眼也让不插,我可不同意?」

    穆寒青温柔地看着他,搂住她的脖子,用小嘴亲了他一口,然后嗲声说道:

    「爷,答应人家嘛,你的鸡巴又粗又大,奴家的后门可受不了你这大物,以后会

    有机会的,今天就放过人家好吗?」

    见美人楚楚可怜,熊刚也不强迫,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在一时,把美

    人惹恼了,鸡飞蛋打,可不好。他哑着嗓子故意说道:「你这骚货真矫情,还不

    如副教主爽快,老子操她骚穴,捅她屁眼,她就没阻止,哪像你?骚屁眼不知道

    被多少野男人肏过,颜色都发黑了,偏偏不让老子肏?」

    穆寒青大怒,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说道:「好,既然你认为我比不上雪儿,

    那你去找雪儿好了。」说完,便要推他起来。

    熊刚哪能让到手的美肉飞掉,连忙握住她的双手,压到床上,同时挣开她的

    大长腿,挺起屁股就是一阵耸动。口中叫道:「副教主哪比得上你,你长得这么

    漂亮,还风情万种,又骚又浪,身材简直像魔鬼,老子的魂多被你勾掉了,副教

    主是个仙子,而你是嫦娥,仙子中仙子。啊!骚穴好会咬,爽死俺了,啊……肏

    死你这个骚婊子。」

    熊刚舒爽无比,美人骚穴又紧又湿,只抽插片刻,鸡巴就被咬住,龟头捅进

    子宫,立刻就有嫩肉纠缠上来,一阵挤压,好一副美穴啊!

    穆青寒故意发怒,却引来丑汉强行肏弄,熊刚的鸡巴,又粗又硬,在她遇到

    的人中,绝对排上前列。这还不算,刚才她也没细查,这丑汉的鸡巴下端有一簇

    刚毛,短而硬,随着鸡巴抽动,刚毛摩擦着她的嫩肉,又痒又痛,而龟头又奇热

    无比,烫得她子宫,一阵抽缩,即爽又痛,还瘙痒难耐,但刚才的空虚总算被填

    满了。

    「啊……嗯……嗯……慢点……慢点……你强奸人家……坏死了……不要…

    …嗯……嗯……嗯。」喘息浪叫,玉乳翻飞,湿漉的秀发紧紧黏在雪白的胸脯上,

    眼中仿佛快滴出水来。

    熊刚见她一副骚浪模样,又一阵猛追猛打,啪啪啪……淫靡之声,越来越响,

    只肏得美人媚眼发浪,汁液横飞……熊刚抽插得越来越猛烈,直如打桩一样,啪

    啪啪……黑色大卵随着抽动,一阵晃荡,拍打着美人褐色的菊花,一股白色淫液

    在美人屄穴中溅出,染白了大半个肉棒,剩下的沿着美人会阴,流到菊花上。

    「啊……哦……臭婊子,老子肏得……你爽不爽……啊……老子的鸡巴……

    也是名器……名叫狼牙棒。」

    「啊……嗯……嗯……嗯……爷……你好厉害……嗯……奴家的骚屄……快

    被插烂了……嗯……嗯……啊……坏蛋……强奸人家……嗯……你鸡巴的毛……

    快扎死人家了……嗯……嗯……嗯……怎么会这样……奴家要……死在……爷的

    狼牙棒下了……啊……轻点……慢些啊……扎死人家了……好粗……好大…

    …嗯……嗯……啊……你的龟头……好烫啊……嗯……花心多被你烫开了……啊

    ……」

    穆青寒爽得大声浪叫,除了极乐佛外,她好久没遇到这样凶猛的肉棒了,直

    插得她浪水飞溅,屄蕊大开。在猛烈地攻击下,发情的身子上,雪白桃红,香汗

    密布,汗湿的秀发沿着俏丽的脸蛋,贴在雪白的巨乳上。

    啪啪啪……猛冲猛插大半个时辰,美人伸出雪白大长腿夹住丑汉熊腰,一双

    可爱的小嫩脚纠缠在一起,涂过红蔻的脚指头挺得笔直,双手也痴缠住他的脖子,

    眼神甜蜜看着流着臭汗的痴肥丑脸,伸出灵活的香舌,多情地舔着眼前的丑脸,

    从额头慢慢向下砥舔,眼睛,鼻子,耳朵……她伸长香舌,灵活地扫弄着,最后

    和熊刚的大嘴粘在一起。

    「嗯……嗯……嗯嗯……」美人喘息着,秀唇呼出香气,两人紧紧粘在一起,

    雪白巨乳被压成扁形,两粒勃起的坚硬乳头摩擦着丑汉的毛胸,舌头痴缠在一起,

    互相搅弄,口水四溅。熊刚一发狠,肉棒狠狠地插进子宫,全根尽入,同时张开

    大嘴,包住美人的秀唇,吸吮着香舌,吞咽着香甜的口水。

    此刻在床上,黑白交配,一名黑色大汉光着身子压着一具雪白的魔鬼身体上,

    正做着夫妻间亲密之事。啪啪啪……肏穴的声音响彻不绝,美人如八爪鱼一样,

    紧紧缠住丑汉的身体,两人口舌交缠,互吞口水,吃得津津有味。美人不知道泄

    了多少回……身下的床单,多能揉出水来。

    而这时,穆寒青的感觉又来了,摇头挣开丑汉的臭嘴,如离开水的鱼儿般,

    大口喘气……熊刚不管不顾,又是一阵凶猛肏干,美人双眼失伸,秀口微张,大

    声浪叫道:「啊……嗯……嗯……爷……你太会……肏屄了,奴家……爽死了…

    …嗯……嗯……啊……不行……不行了……奴家又去了……啊……去了……去了

    ……嗯……」一股骚液喷出,浇到熊刚的鸡巴上。

    已经肏干了快一个时辰,熊刚也是强弩之末,骚穴中的嫩肉缠在肉棒上,子

    宫咬着龟头,又传来一股吸力,直到滚烫的骚水浇到鸡巴上,熊刚再也忍不住,

    鸡巴勃起一圈,直待射出。

    穆寒青只觉得肉棒又把她骚穴撑开一些,便知道莽汉快要射精,她运起玄女

    决,骚穴里的嫩肉立刻纠缠住肉棒,子宫咬住龟头,一道吸力粘住马眼。同时她

    眼睛好像要滴出水来,骚媚地与熊刚对视,俏脸尽是情欲之色,秀口张开,甜腻

    地浪叫道:「嗯……爷……肏死奴家了……嗯……骚屄被你肏肿了……好厉害…

    …奴家又泄了……快……快……爷……嗯……快射给奴家……射到奴家的子宫里

    ……让奴家……怀孕……嗯……嗯……给……给……爷生个……娃……啊……快

    射嘛……快些啊……嗯……嗯……」

    见穆寒青一副骚浪模样,又是甜腻浪语……熊刚再也忍不住……他大吼一声,

    鸡巴狠狠捅进美人子宫里,一阵颤抖后,浓精喷射而出,烫得美人又是大声浪叫。

    此刻熊刚正在兴奋中,没注意到他的浓精射进子宫中,流出来的却是水。

    不亏是名器「狼牙棒」,阳气十足,胜似百名面首一周的阳气总量。穆寒青

    此刻情欲还没消退,但心却平静下来。

    熊刚正要抽出鸡巴,想要美人用小嘴清理一番,微微用力,却拔不出来。

    穆寒青知道他的心思,搂住他躺到床上,俏脸贴到他汗湿的胸口上,雪白长

    腿缠住他的粗腿,伸出修长的手指,绕着他黑色奶头打圈。同时宽慰道:「我知

    道你还想要,是不是想让人家给你吹箫,舔菊花?嘻嘻……今天就这样了……奴

    家修炼的可是采补功法,多了会伤身体,你现在可是人家得力属下,人家可舍不

    得吸干你。你这样别动……鸡巴就插到我的骚屄里,抱着我睡觉,奴家好久没有

    这样的安全感了。」

    熊刚笑骂一声:「小骚货,还直到心疼人,你放心好了,此生我是你的人,

    下辈子我还是你的人,哪怕立刻让我去死,我熊刚也不皱一下眉头。」

    穆青寒甜蜜地看着他,亲了他一口,「乖,别想太多,奴家也喜欢你,刚才

    那样对人家,扇我耳光,踩我的头,打我的屁股,我又哭又求饶,也不见你软下

    心肠?现在知道心疼我了?」

    「哈哈……」熊刚低笑一声,说道:「谁让你这么骚,我就喜欢打骚货。」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艳姬极乐行(母亲的复仇史)》,方便以后阅读艳姬极乐行(母亲的复仇史)【艳姬极乐行】第一卷 第6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艳姬极乐行(母亲的复仇史)【艳姬极乐行】第一卷 第6章并对艳姬极乐行(母亲的复仇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