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满西楼

欲满西楼(09)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我欲乘风来 本章:欲满西楼(09)

    29-7-3

    第九章洞房有新郎

    .无可奈何花落去

    剑士们右手执剑,左手双指并拢,已成剑阵。

    “大胆淫贼!擅闯民宅,肆意玩弄莆氏妻女姣好肉体,好不快活,今天有我

    江湖侠义之士在此,定叫你拿命偿还风流债,已慰被你独身淫虐三女之清白身体!”

    剑首说得好听,眼神里藏不住的好色羡慕。

    陆乘风理都不想理他们,望着前方的长廊,眼神里充满杀戮。

    “淫贼休要狂妄,目中无人,还想哪里去!”剑首大手一挥,喊道:“给他

    颜色瞧一瞧”。

    剑士们纷纷挥舞利剑,蓄势待发。

    “院门外,一个性感阿姨趴在地上,翘着雪白屁股,那成熟的肉体饱满柔软,

    逢迎待客;而走廊草丛中,卧躺着一个丰腴人妻,一丝不挂,肉阜丰满,发情媾

    和;又在旁边桂花树上挂着一个赤条条白嫩的富家小姐,肌肤丰盈粉穴晶莹,欲

    求未满。全都还热乎。”陆乘风望着他们,一甩头走了过去。

    剑士全都嗷嗷待哺,抬起身下匕首向前门冲刺。

    迎面赶来的刀客们一见,剑士顷刻间就全部败走,刀客战战兢兢看着陆乘风,

    环刀作势,陆乘风还未靠近,刀客就大刀乱舞,只求自保。这时候一群丫鬟从侧

    门跑出去,一个个娇滴滴的,跳动着如波涛起伏的玉乳,摇摆着若隐若现的玉臀,

    陆乘风看了一眼,向前喊道:“莆氏今天必死,刚刚逃掉的嫩娇娃可都是莆氏精

    心调教的,操弄起来能叫各位欲生欲死,看到没有,她们下身发骚的水都把路面

    滴湿了。”

    刀客看过去,汀石上湿漉漉光可鉴人,小草上垂涎欲滴。

    “今日败在淫贼陆乘风之手,只恨我们自己学艺不精,待他日功成之后,再

    来一决高下,我们走!”刀客们气势如虹,一哄而散,向侧门夺命跑去。

    “看来,今天时机不对。”陆乘风明白,江湖人士终究只是卖莆氏个面子,

    虚情假意作势出手,真要出力,早不是这种情况。

    陆乘风现在无法退回去,已经打草惊蛇,莆氏今日是没有准备,明日之

    后,以他的钱财加强防备,杀他会更加困难,甚至莆氏还可能招募高手追杀陆乘

    风。

    陆乘风迂回到莆氏后院,准备待机行事,不知不觉绕到一处女子闺房…

    中堂前,大红灯笼高高挂。

    “莆某愿出一百两,恳请能人义士出手截杀陆乘风,他奸淫莆某妻女,罪大

    恶极!”莆氏得知外面消息,愤怒不已,想要悬赏缉拿陆乘风。

    一声大喊,莆氏感到近日身体上奇怪的疼痛越发明显。

    唐门兄妹自荐,愿布下天罗地网,任他陆乘风飞檐走壁,飞天遁地也插翅难

    逃,一命呜呼。

    莆氏疼痛感更加强烈,只得捂着心窝,同时下体肉身也开始抽搐着剧痛不止。

    陈老大坐在上座看出端倪,陆乘风刚奸淫了莆氏妻女三人,看来蛊毒已开始反噬!

    当年下蛊毒这招是陈老大教莆氏的,但他没告诉莆氏,蛊毒会反噬这事,陈

    老大等了十年,蛊毒终于开始反噬了,莆氏活不久矣,莆氏千金家产将唾手可得,

    陈老大心里乐开了花。

    这时候蛊毒反噬又再加剧,不知陆乘风胯下又是何人?

    现在陆乘风胯下确实有人,正是陈老大的夫人,陈夫人的大屁股正在陆乘风

    的下体耸动,身下淫水流满床单。

    “啊,壮士~你好能干呀~我逼眼都要烂了。你再多来几下嘛。”陈夫人跪

    在床上,头昂着像敲鼓一样摇晃。

    “我就知道到莆妮子闺房能寻到乐子,啊~啊~好爽呀!”

    陈夫人原来是到莆妮这边找乐子的,一进屋就和陆乘风碰到一起,她自然以

    为这男人是莆妮的禁脔,难道这就是爱~~爱~这就是爱!

    “嗷!嗷!真棒!我要飞了,送我飞上云霄呀~~”

    这时候躲在旁边花树屏风后面的陈家小姐终于也忍不住,跑了出来。

    “娘呀,我也忍不住了,给我也爽一爽吧!”陈家小姐刚和新郎官莆氏大儿

    子正准备婚前辅导辅导,结果娘亲来了,莆氏大儿子赶紧跑了,她躲了起来。

    刚和莆氏大儿子一番身体交流,肉体被撩的火热,这时再见自己娘亲这般享

    受,如何忍受的了。

    “快,我水多,我逼嫩,快操我~”陈家小姐早已脱去衣裳,抱着陆乘风后

    背摩擦起来,她双腿夹住陆乘风大腿,上下疯狂的操弄,淫水就顺着陆乘风的大

    腿向下流。饱满的乳房挤压在陆乘风后背上,嫩肉都爆开推向两侧,“我真的受

    不了了,快艹我吧,分点给我好嘛~”

    陈夫人已在身下销魂不醒,陆乘风将陈家小姐唤到前面,趴在陈夫人赤裸肉

    体上,将她们母女两对大奶子压到一块,开始磨起嫩豆腐。

    “哦~就要有了!就要有大鸡巴艹我了!”陈家小姐爬在她母亲身上,自己

    就开始动了起来,“快来吧~一下插透我的浪洞里,插到我嫩肉里~”

    陆乘风感到下体一下被夹住了,肉身开始要爆炸,火热酥麻,忍无可忍,一

    股强烈的电流冲入下体,一股滚烫喷射而去。

    “啊~~啊啊啊~给我!都给我!”陈家小姐得到了最宝贵的精华,含在洞

    里舍不得漏掉,但逼洞就是不争气,过了瘾的肉洞一张一合的流出来男人精华,

    滑腻腻的,又流进下面陈夫人张开的肉洞里…

    陈老大心里高兴,这时莆氏疼痛越发明显,莆氏双手握紧椅子把手,整个人

    忽然衰老很多。陈老大还会更高兴,不久后他夫人和女儿同时受孕,老来得子,

    真是双喜临门呀。

    陆乘风一直没有闯入天罗地网,莆氏十分着急,难道陆乘风知难而退了?

    “我莆某,愿出价二百两,请江湖豪杰去取陆乘风首级。”

    “俺,大丈夫的,速取!”一名忍者自告奋勇,迅速手里剑结界,喊道:

    “飞遁!”

    “嘭!嘭!”两声撞到铜墙铁壁的脆响。

    还没出了门,忍者就被唐门天罗地网挡了回来。

    “都说了飞天遁地休想逃得出,太不把我们唐门兄妹当回事了!”唐门兄长

    这样说着,心里倒很骄傲。

    “啊!”一声杀猪的嚎叫忽然传了过来。

    “哈哈,一定是陆乘风掉进了天罗地网!”唐门兄妹非常兴奋,接连露脸,

    想不自卖自夸都不行。“我骄傲了嘛。”

    莆氏一下有了精神,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唐门兄妹神态得意,说道:“介绍一下,这个机关暗器十分巧妙,不取人性

    命,只取…是的,你们将看到是唐门最新暗器:一~剪~梅!”唐门兄长骄傲宣

    布。

    唐门撤掉天罗地网,结果发现网里网住的竟然是莆氏大儿子。是的,唐氏出

    品必属精品,暗器成功实现目标,莆氏大儿子正抱着下体嗷嗷大叫,多柄犀利的

    利剑长矛有前有后插在下面,目标明确,血肉模煳。

    莆氏差点吐出血来。

    “我出三百两,我要宰了这对唐门兄妹!”

    忍者刚结了梁子,怎能忍住不出手。

    “手里剑-一番”

    唐门兄妹没想到变故这么突然,忍者已欺身击杀过来,唐门擅长暗器,与忍

    者倒有几分相似,所以先下手者往往优势明显。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沷怖2ū2ū2ū、C0M

    一只手里剑翻飞袭来,唐门兄长一甩手,柔剑如丝绳缠绕飞舞,将手里剑绕

    住,再一甩,手里剑刺入头顶木梁。

    忍者从木梁慌乱现身,但手里剑再次收回手里。但下一秒,忍者已经从唐门

    兄长身后现身,“手里剑—二番”忍者鬼手一出,手里剑越过唐门兄长的脖颈,

    用力划过…

    失去先手的唐门兄长,本有机会翻盘,他后脑发结里的暗器已经放出,本来

    可以刺瞎忍者双眼,但暗器是按照唐人身高设计的,可这小日本的忍者身高不达

    标,就只掠过天顶盖上,没有中招。于是忍者的手里剑划过唐门兄长的脖子,杀

    了他。

    传闻亦妹亦妻的唐门妹妹眼看不敌,赶忙逃脱,忍者紧随其后追杀出去。

    “我出四百两,有谁马上去宰了陆乘风!”

    2.似曾相识燕归来

    唐门妹妹脱不开身,忍者擅长追踪,纠缠不休。唐门妹妹脸颊绯红,眼见忍

    者欺身而来抓住她的衣物,唐门妹妹一纵身,衣物被撕落,忍者一看更是穷追不

    舍。

    唐门妹妹落了衣裳,修长秀美的身材尽显,纤腰盈盈,肌肤雪嫩,一对怒挺

    雪乳在闪躲跳跃中也是砰砰乱跳…

    “花姑娘的,我的不想杀你,我现在的只想和你操屄的干活!”

    “你的快给我搞一搞小穴,我的不杀你,把你干爽了,你相公哥哥的死你就

    不要怪我,哟西!”忍者刚刚一晃差点抓到唐门妹妹的大奶子,但唐门妹妹的奶

    子一上一下跳跃不止,一下就闪躲开了。

    忍者又一抓,却被柔软的大奶子拍打在手背上,“吧嗒!”一声,柔柔的真

    带劲。

    大奶子是活动的快,忍者再起手就往唐门妹妹的大屁股上拍,“啪!”的一

    声,手下弹性十足。

    五指红印火辣辣的印在雪白的屁股上,痛的唐门妹妹浑身一颤。就听“啪!”

    “啪!”“啪!”连着三声,屁股上已经是红彤彤的。

    “啊!”

    “啊~”

    “啊!你个傻逼忍者,我警告你,别再拍打我娇嫩的屁股了,再拍我和你拼

    命了”

    这时陆乘风正试探探寻找莆老板所在的地方,就遇到了这边的情景。

    “你的,不放过老子?今天是莆老板儿子的大婚操屄之日,结果你们的,把

    他给阉割了,莆老板的,不会放过你!”

    “我们是为帮他截杀陆乘风,现在他不正出价四百两要杀陆乘风嘛。啊!”

    唐门妹妹不小心被忍者抓住了手臂,大奶子也被他抓在了手里,忍者身高刚好,

    不用弯腰,趴着奶子上就去舔咬。

    “陆乘风巴嘎的,必须死,你的也跑不了,要想活命,嘿嘿~呀买碟的,不

    要不要的”

    “嗷呜!嗷呜!嗷呜~~”忍者趴在唐门妹妹乳沟里,吧嗒吧嗒的吃,格外

    性奋。

    “快滚开,我不要你吃我奶子,你更别想我给你艹!啊啊啊!”唐门妹妹用

    力反抗,忍者咬住了她的奶头不松。

    “我给你吃,我给你吃,咬的痛呀!啊~”

    “乳首的不要,我要尻穴的青奸,我要肉穴的中出!”忍者一边说着,一边

    去脱裤子,猴急的扒到了裤脚。

    陆乘风眼看形势正好,忽然大声喊道:“陆乘风在此,要杀我的拿命来!”

    忍者一听,拔腿便跑,结果裤脚一绊,噗嗤一下,翘着小鸡就趴倒在地,身

    下咯嘣一声,脆响,折了?

    唐门妹妹光着雪白的身子,立马求饶道:陆大侠,陆大侠,你武功盖世,我

    跑不了了,求求你别杀我!

    陆乘风裤摆一掀:求求它,是否放过你!

    唐门妹妹看着陆乘风那雄壮的家伙慢慢抬起,再瞅了瞅躺在地上的忍者,那

    小玩意真不顶用,还是这个来事“真是丢了芝麻,捡个西瓜,赚了?这家伙才像

    话嘛,也太像话了!”

    唐门妹妹一双大奶子交到陆乘风手里,刚刚动了情,奶子十分酥软,乳头早

    被咬的发红紧俏。

    “嘤~嘤~”唐门妹妹咬着下唇角,眼神迷离动情。

    陆乘风一双大手从唐门妹妹的后背抚摸下去…

    “哦~哪里是我的肉臀~已经通红的了,你要不要在再拍一拍呀~好爽的~”

    唐门妹妹又挺了挺大屁股蛋,果然已经红彤彤的好看。

    陆乘风大手用力揉了揉,握住肉团用力一提,唐门妹妹逼户的两朵肉瓣就被

    拉扯开来,下面有条深深的沟渠。

    “你要不要进去,掏一掏?哦~就是哪里~”

    陆乘风勾起她的下巴,唐门妹妹性感的嘴唇被咬的通红翘起。

    “红唇很丰润嘛,你的下面会不会也一样美丽!”

    “嗯~嗯~当然也是这样美得,不要再等了,再等花儿都泄了~”

    “啊~啊!就是这滋味!”……

    给唐门妹妹干过瘾后,陆乘风绕了一圈,终于来到了一个地方,正是今晚的

    洞房!

    莆家的儿媳就是黄阿弟的女儿,这时候黄夫人正给女儿传授洞房花烛夜的为

    妇之道。

    其实黄夫人人不错,是穷人家女儿,被黄阿弟欺压强抢过来的,女儿黄小妹

    也被教导的知书达礼,所以连亲莆氏选了黄家,没选陈家,为此陈老大心里有火,

    故意怂恿黄阿弟奸淫莆家大娘子,只待东窗事发,结果莆氏大娘子搞上瘾了,东

    窗都开成东门了,也没事发。其实陈老大也没少干这事,莆氏二娘子的肚子就是

    他搞大的。

    既然陆乘风来到洞房,自然是要入洞房的,况且十个女子刚好还差两个!

    黄夫人教授完后,将红盖头给新娘子盖上,走到前屋,正准备走出房门。这

    时脖子上一凉,一柄利刃架在上面,一只大手捂住她的嘴巴,将门扇合严。陆乘

    风三下五除二,从后面就入了进去,黄夫人扭过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陆乘风。

    她认出了这个男人。

    其实她是陆乘风第二任妻子渔小燕的姑表姐,她曾经还参加过陆乘风他们的

    婚宴。她知道陆乘风是个好人,也知道了莆氏对渔小燕做的恶,现在陆乘风是在

    报仇。

    陆乘风插入了她的里面,她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踏实的感受,放下心来,她

    只求一件事。

    “求你了,别伤害我的女儿。”黄夫人本想再说多一些,借表妹的面子求个

    情。

    “没有用的,莆氏儿子刚刚已经被暗器阉割了,让你女儿嫁给他,只能守活

    寡。”

    黄夫人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到时没准还会被她公公莆氏给奸污了,不过我会宰掉莆氏的。”陆乘风继

    续动了起来。

    被她公公奸污,真的可能!黄夫人太了解她这亲家的面目,自己丈夫也一样

    不是好鸟。

    是非善恶终有轮回,不求苍天,顺势而为。

    “嗯,原来和一个不讨厌的人做这事,真的很舒服。”黄夫人微微一笑,感

    受着陆乘风的抽插。“嗯…嗯…你不需要太快,我等得及…”

    “啊~啊~慢慢来,让我好好感受一下~”黄夫人转过身子,将衣物脱掉,

    贴着陆乘风的胸膛痴痴缠绵。

    “你可不可以抱着我,对,插进去~”黄夫人已跨上陆乘风的腰间,眼睛痴

    痴的望着陆乘风的双眼“好好看看我,好嘛?我还有没有一些动人的颜色?”

    陆乘风注意到,黄夫人有一对美丽的酒窝,原本朦胧的眼眸,居然如溪水缓

    缓流淌,慢慢活了起来。她笑了,彷佛今天是她和情郎的洞房花烛夜。

    她笑着闭上双眼,一双唇粉嫩诱人。

    “啊…我的俊哥儿,我终于等你来救我了,让我做你的人吧,你可不可以再

    醒来看看我,看我还没有老去的容颜,还有这么美好的胸脯,更有这么水灵灵的

    逼户,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来吗?你醒来吧!”一行泪从黄夫人眼角缓缓流出,

    她彷佛等到了她的竹马青梅,她在高潮中诉说着最深情的告白…

    黄小妹盖着红盖头,但她听到了门前有动静问道:“娘,是你吗?你在做什

    么?我可不可以掀起盖头?”

    “当然不可以!”陆乘风已站到黄小妹的跟前。

    “你是谁?”黄小妹有些惊讶问道:“你的声音很熟悉,但我记不起来。”

    “这样多好了,要是一会你的太监相公或老公公的声音出现,就难过了!”

    “来吧,今天是洞房花烛夜,洞房有新郎”陆乘风双手握住黄小妹的肩,用

    嘴唇将红盖头慢慢拉开,陆乘风愣住了,她竟有着几分熟悉的模样。

    黄小姐见眼前男人,他显然不是莆氏大公子,但她好欢喜这个男人,望着陆

    乘风,她愿意,愿意他做她今晚的夫君。

    陆乘风痴痴的看着黄小姐,几分模样与她很像了,真的太像了他的妻子——

    “小燕!是你吗!”

    【】


如果您喜欢,请把《欲满西楼》,方便以后阅读欲满西楼欲满西楼(0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欲满西楼欲满西楼(09)并对欲满西楼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