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茗学院

清茗学院(25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keyprca 本章:清茗学院(252)

    29年9月6日

    第二百五十二章

    尽管我早猜到,刘飞升要送给我的第三个女人就是白婉茹,但我还是装作好

    像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我张大嘴巴,故意露出非常吃惊的样子,说道:「你是说,这个女人是白毛

    的……」

    刘飞升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个女人叫白婉茹,她是白依山的亲生妈妈。」

    终于在刘飞升口中得到了确切的答案,我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强压住心中

    的悸动,问道:「我不明白,既然你说白婉茹是你最爱的人,那为什么你要这么

    对她?」

    刘飞升低声呢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突然他抬起头,大声嘶吼道:「你问我为什么,她很好,她什么都很好,她

    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但她唯一做错的地方就是,为什么她要是别人的妈妈,

    为什么她不是我的妈妈。」

    刘飞升一边嘶吼着,一边用他那双骨瘦嶙峋的手,用力的椅子上刮擦,发出

    及其尖锐的声音,两种刺耳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就仿佛来自地狱的幽鸣,让人有

    种胆怯的心寒感。

    我还是有些不能理解,问道:「就因为白婉茹不是你的妈妈,你就要把她送

    给我?」

    刘飞升露出阴诡的表情,说道:「没错,既然她不能是我的妈妈,那么我就

    要毁掉她。我要彻底毁掉她的清高,我要你把她调教成一个欠干的女人,就像一

    条下贱的母狗一样,终日承欢在你的胯下,让她永远离不开你的肉棒,一见到你

    的肉棒就变得下流,让她没有你的肉棒就活不下去,让她这辈子永远沉沦在欲海

    中,再也无法清醒过来。让她……咳咳咳……」

    还没说完,刘飞升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好一会儿才平缓过来。

    我不解的问道:「可是你刚刚才说,你为了白婉茹,甚至愿意放弃了杀父之

    仇,你亲口说,你不忍心看她也落得悲惨的结局。可是为什么转眼之间,你又要

    亲手把她推进地狱?」

    刘飞升抬起头,剧烈咳嗽后的他脸色更差了,只能捂住胸口,一边喘气一边

    说道:「对,杀父之仇都不能冲散我对她的爱意。但是,这么多年里,我对她的

    执念,已经超越了的我内心的一切情感,没错,我不忍心为了任何人去伤害她,

    即便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这么多年内心的执念,我必须

    摧毁她,只有这样,我才能死而瞑目。」

    我皱了皱眉头,我虽然无法完全理解刘飞升这种变态的情感,但也有一些感

    同身受,在张苡瑜选择回到白毛身边时候,我同样也在心中发誓,我要把她变成

    一条下贱的母狗。

    有时候,有些美好的东西我们得不到,就宁可把她毁掉,和刘飞升唯一不同

    的是,我选择自己摧毁张苡瑜,而他却是把摧毁白婉茹的任务托付给了我。

    然而白婉茹却真的是刘飞升的亲生母亲,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世事就是

    这么的捉弄人。

    我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这种可能,白婉茹真的是你的

    亲生妈妈呢?」

    刘飞升笑了笑,反问道:「那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张苡瑜小时候认识

    的人其实是你呢?」

    刘飞升这句话让我心头一惊,这个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念头瞬间占据我脑海。

    是啊,有没有可能,和张苡瑜小时候认识,并且经历过一段欢乐时光的人其

    实是我,她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寻找的人,根本不是白毛,而是我呢。

    内心片刻的激动后,我自嘲的摇了摇头,把这个可笑的念头甩出脑海。

    张苡瑜可是堂堂张家大小姐,她小时候的零花钱,都可以把整个游乐场买下

    来了,这样的天之娇女,又怎么可能在小时候就和我产生交集。

    而我小时候算什么,都要把存了好几年的存钱罐砸碎,才有钱带别人去一次

    游乐园,还要装作自己经常去玩,生怕被那个流浪小丫头给看轻了,结果却闹出

    各种啼笑皆非的笑话。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那个流浪小丫头,恐怕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吧,如

    果她能有幸顺利长大,现在应该也是和张苡瑜一般的年龄吧。

    要是早知道这样,她当初说长大后要我的女朋友,我就不嫌弃她丑而拒绝她

    了。

    我将思绪从回忆中抽回,那些事情几乎快要被我淡忘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

    就又想起来了,。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刘飞升继续说道:「明白了吧,有些事情,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不是你抱有

    幻想,它就可以变成真的。」

    刘飞升的话有些刺伤了我,让我有些莫名的愤怒,我冷冷的说道:「既然你

    这样觉得,那我等下狂操白婉茹的时候,你可不要觉得心痛。」

    刘飞升的面容有些扭曲,狞笑着说道:「不会,你把白婉茹操的越凶,我就

    越是兴奋,我已经很久没有兴奋了,就让我在临时之前,再兴高采烈一次吧。」

    我冷冷看着刘飞升,现在的他已经和魔鬼没有任何区别,他父亲跳楼的事情

    没有彻底摧毁他,白毛拒绝他的表白,他尚且可以保留一丝理智。唯独这么多年

    想要独占白婉茹母爱的执念,完完全全的让他丧失了人性。

    刘建中对他有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他依然可以走出阴霾。

    白婉茹只是曾经照顾过他,而他却对这个女人有着无法弥补的遗憾,以至于

    诞生心魔。

    这其中的原因,大概就是源于血缘的羁绊吧,刘建中始终不是刘飞升的亲生

    父亲,而白婉茹却是他的亲生母亲。

    可是刘飞升变成怎么样是他的事,一想到刘飞升是在让我去操他的妈妈,我

    又觉得格外兴奋。

    我搓了搓双手,有些激动的说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做,即便她会爱上我,

    可是白婉茹这样一个纵横商场多年的女总裁,她控制自己本性的能力肯定很强,

    不可能像十几岁的小丫头一样,一下子就被心中的爱意冲昏了头,就算我能顺利

    上了她,也很难把她调教成你想要的淫贱样子。」

    刘飞升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放心,我当然做好了准备。这个女人接到我的

    电话,可是她已经听不出我的声音,我就骗她,刘飞升在我这儿,随便说几件只

    有她和刘飞升才知道的小事,她就相信我了,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刘飞升发出不明意味的笑声,继续说道:「哈哈,她真是个傻女人,真是叫

    我感动呢,都这个时候,她还在替刘飞升担心呢。可是她哪里知道呢,我把她骗

    过来,就是想要把她毁掉呢。我说刘飞升过一会儿才来,让她先喝杯水等一下,

    她就真的喝了。其实这杯水里,我早就放下了迷药和春药,加上戒指的作用,以

    你的本事,等她一醒来,难道还做不到把她调教成一条下贱的母狗吗?」

    刘飞升居然给他的妈妈下了春药,这下对于彻底征服白婉茹的身心,我的把

    握就更大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享用白婉茹了……

    我吞了吞口水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尽力而为。」

    我也不再浪费时间,转身朝里面的房间走去。

    刘飞升在我身后大声说道:「你必须要做到,你知道吗?在我原本的计划中,

    如果你不能把白婉茹变成一条母狗,我就不会把药丸交给你,因为你只是一个失

    败者,失败者是不配活着的。」

    当我走进里屋,看到静静躺在床上的白婉茹时,我的心脏一阵心跳,视线再

    也无法移开。

    白婉茹依旧穿着病房时的那身黑色套裙,一如我初见她时的惊艳。

    她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凌乱的痕迹,整齐的遮掩在那丰腴的娇躯上,完美的

    勾勒出那纤细修长的曼妙曲线。

    纤细不堪一握的腰肢,挺翘丰盈的美臀,即便是平躺着依然可以把衣服顶出

    一座高耸山峦的饱满酥胸,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白婉茹身上每一处地方,

    都对我拥有着强烈的诱惑力。

    不过最吸引我眼球的,还是白婉茹那微微泛红的脸颊,大概是因为吃下了春

    药,她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春情勃发的娇艳,犹如桃花绽放般的艳丽迷人,白

    婉茹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她这种妩媚风情,就差点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看着眼前堪称绝代尤物的白婉茹,我不由对白明轩那头喝醉的肥猪产生了强

    烈的嫉妒感,如果不是生下来就在豪门中,他这种废物男人,何德何能能够拥有

    白婉茹这种极品女人。

    想到在我还没来得及出生之时,白婉茹就被别的男人夺走处子,而且已经和

    别的男人一起生下了白依山和刘飞升。

    尤其是这二十年里,白明轩那头肥猪,更是日日夜夜在她身上耕耘,我内心

    就有股怒火,觉得刘飞升说的非常有道理,确实应该把她调教成一条下贱的母狗

    一样,终日承欢在我的胯下。

    同时我也对刘飞升的执念,有了一些感同身受的理解,别说他以前和白婉茹

    朝夕相处了,我才和白婉茹单独相处这么一小会儿,我都十分遗憾白婉茹不是我

    的妈妈了。

    不过我又马上想到,刘飞升和白毛的共同的妈妈马上就会被我收为禁脔,而

    且还是刘飞升自己拱手相送。我又兴奋的不行。


如果您喜欢,请把《清茗学院》,方便以后阅读清茗学院清茗学院(25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清茗学院清茗学院(252)并对清茗学院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