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孽缘

【江湖孽缘】第二部(48)二男轮欢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红绳紫带 本章:【江湖孽缘】第二部(48)二男轮欢

    作者:红绳紫带

    29年11月14日

    字数:10634

    第四十八章·二男轮欢

    晨风袭面,寒露湿衣,一骑青衣自北而来,沿着奔流的赛亚河疾驰南下,凉

    风吹过脸颊,疲惫的双眼却通红滚烫。

    左剑清一路疾驰,心中不停地祈祷着,希望他美丽的娘亲安然无恙,然而他

    也知道这只是在安慰自己。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了,美艳的仙子陷入重重包围,

    此刻恐怕已经落入贼手,正在男人的胯下蠕动扭摆,发出动人的呻吟。

    左剑清心中悔恨,频频扬鞭驱驰,脑海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嘲笑自己:枉你

    是一代折花御史,似终南山仙子这般绝妙尤物,百年难遇一回,自己都没来得及

    好好品玩,现在居然被人从眼皮底下掳走,再晚些,说不得都要被那狗贼抢先内

    射了!

    「可恶!」左剑清咬牙切齿,嘴里发出怒急的嘶喊,「坚持住,清儿来救你

    了!」

    左剑清策马扬鞭,一口气奔到芦草畔,忽见数名骑兵迎面而来,弓弩箭矢齐

    至,正是那哨骑营一众。左剑清夹紧马腹不退反进,他俯身避过箭矢,将水壶倒

    空灌气系于腰间,在骑兵即将结阵合围之前猛然一跃,舍弃马匹,纵身扎进茫茫

    赛亚河。

    众骑见他跳江而去,寻了一阵不见踪迹,料他已是尸沉江下,只好作罢。

    左剑清以壶换气,潜行于水底,避过湍流,沿赛亚河顺流而下,不一会儿便

    游出百丈。见暂时甩脱追兵,左剑清没有贸然现身,依旧沿浅水而行,寻找小龙

    女踪迹。

    他不知小龙女身在何处,既然骑兵依然在此守卫,说明腾天来也未走远。那

    贼子对小龙女垂涎三尺,寻不到她又怎会离开?也不知娘亲现在如何了?是否已

    经被擒?想到方才那些骑兵已经不再搜寻,左剑清的内心不禁一沉,说不定在某

    个偏僻的草丛里,两具赤裸的肉体已经紧紧结合在一起……

    「娘亲,你要等我……」

    左剑清心中焦急,一口气前行了数百丈,直至身躯疲惫酸麻,再无力气游动。

    他扶在一块礁石上,身心疲累又麻木,仿佛失去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东西,想

    到自己再也看不到仙子美丽的脸庞,看不到她雪白丰满的胴体,再也不能和她深

    深结合在一起,享受她肥臀深处的销魂滋味……

    这样的人生,了无生趣。

    左剑清叹息一声正要上岸,忽然风声稍停,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传入耳中。

    他精神一振,沿着声音的方向缓缓游去,随着距离的拉进,那微弱的呻吟声

    也越发清晰,更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啪啪」的撞击声。

    左剑清的内心瞬间坠入谷底,他当然知道这是在什么情形下才会发出的呻吟,

    而呻吟的女主人又是何等的美艳动人,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让他恨不

    能放弃一切,沉醉在她丰满的肉体中不再醒来。

    而如今,他心目中的神女,万人敬仰的终南山仙子,却和一个淫贼躲在这里

    翻云覆雨,苟且交欢。

    左剑清的心头像是被一柄大锤狠狠砸中,砸得他两眼发黑几欲吐血,他不敢

    想象前方的草丛中正发生着什么,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但他还是忍不住抬起头

    来,向着那淫糜的岸边看去。

    那是一片遍地狼藉的草床,凌乱的巨石旁,一具雄壮的男性身躯正大力耸动

    着,强壮的屁股剧烈起伏,急促而有力,发出「啪啪啪啪……」的撞击声。伴随

    着男人的抽插,两条雪白的大腿从杂草中伸出,在空中无奈地摇曳着,时而高举

    向天,时而盘在男人臀后,两只葱玉般的小手紧紧抠在男人的屁股上,伴随着猛

    烈的抽插而微微颤抖着。

    左剑清瞪大了眼睛心如刀绞,他美丽的娘亲终究没有逃过失身的命运,在这

    狗贼的淫威下被迫和他发生了肉体关系。算算从清晨分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

    半天,也不知他们究竟交媾了多少回。左剑清清楚地看到,他们暴露在外的下半

    身正紧密交合着,丰满的女体在男人的抽插下紧紧贴合着他的下体,雪臀努力上

    抬,迎合着他的侵犯。

    啊!娘亲,你是万人敬仰的终南山仙子,怎么可以逢迎这个狗贼?难道你已

    经被他罪恶的淫根所征服,堕落在他肮脏的胯下?

    左剑清难以相信,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古墓仙子,竟会屈身于这个无耻的淫贼,

    他还抱有一丝侥幸,毕竟相隔十数丈,二人的体位看不真切,说不定这个被猛烈

    肏弄的女人不是他的娘亲,而是另外一个女人,这一切只是一场误会。

    然而下一刻,随着这对野合的男女扭过身来,他唯一的幻想也随之破灭了,

    眼前的场景只让他妒火攻心五内俱焚:丑恶的男人一边耸动一边淫笑,两只手抓

    住一对晃荡的肉奶放肆地揉捏着,正是那该死的淫贼腾天来!在他的胯下,雪白

    的胴体正忘情地扭动着,一次次地逢迎着他的侵犯,仿佛是一位履职尽责的妻子,

    然而她倾城的娇颜上却满是羞愧与不安,似有千言万语无法诉说,只能在男人的

    撞击下纠缠着他的身体,扬起玉颈娇呻艳吟。她的容颜依然是那样的美丽,那样

    的动人心魄,然而此时此刻,她却不再属于左剑清,而是和别的男人激情媾合,

    嘴里发出动人的呻吟。

    「喔……多么美丽的女侠……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本将军要肏死你!」

    「啊……嗯……你要答应我……不能……再去伤害清儿……」

    「嘿嘿,那要看女侠怎么表现了,哦……现在……好好伺候你的男人吧!」

    腾天来大笑着,一把揽过小龙女的腰肢,丑陋的头颅埋进那对晃荡的双乳间,

    卖力地吮吸着那两颗娇艳的玉珠,同时双手捧着她浑圆丰嫩的雪臀,淫邪的大屌

    奋力向嫩屄刺去。

    「哦……轻点……」

    撩人的呻吟在河畔回荡,在淫贼的侵犯下,含羞的仙子跨坐在他的腿上,呈

    现羞耻的女上男下姿势,肥臀起伏,扭动如蛇,一双洁白的玉臂更是紧紧搂住淫

    贼的头颅,将他压向自己硕大的乳房。

    左剑清看得心头澎湃,恨不得代替腾天来,自己和小龙女销魂快活。「好娘

    亲,原来你是为了保护清儿才不得不委身这狗官,曲意逢迎于他,只怪清儿没用

    ……」左剑清自责着,双眼却一眨不眨地盯着交媾中的二人,随着他们忘情的耸

    动和呻吟,本能的欲望在胸中弥漫燃烧。

    激情的一幕继续上演,伴随着腾天来的侵犯,小龙女两瓣丰嫩的肥臀也越发

    地动情扭摆起来,红似牡丹的娇颜上满是妩媚的春情,嘴里更是发出撩人心弦的

    呻吟声,惹得身前的淫兽愈加疯狂。肉体交击,长发舞动,两具赤裸的身体激烈

    撞击着,淫靡的浪水从下体溅出,淋湿了身下的草地。

    左剑清呆呆地站在河水里,眼前仿佛一片光怪陆离:呻吟的小龙女,丑恶的

    腾天来,香汗淋漓的肉体,猛烈如潮的交媾……,小龙女和腾天来的每一个动作

    都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里,让他心中滴血的同时又升起一股邪恶的欲望。他看着美

    丽的娘亲在腾天来的奸淫下娇呻艳吟,忘情迎合,自己的下体不知何时也昂扬而

    起,恨不能投身其中销魂淫乐。

    而小龙女和腾天却不知有人在旁窥视,此时的他们正赤身裸体激情交媾,比

    之方才还要猛烈许多,被内射过的小龙女显得更加妩媚多情,她挺起自己傲人的

    胸乳,四肢紧紧缠绕住腾天来耸动的腰身,嘴中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本来

    是为了左剑清才被迫苟且的她,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情欲也推上高峰。

    「哦……美人儿……好爽……我们真是天生一对……」

    腾天来快活地呻吟着,尽情享受着这千载难逢的绝妙肉体。只见他手抓肥臀,

    嘴叼硕乳,胯下一根大屌齐根而入,攻势如狂,直把一代女侠奸得娇躯乱颤,哀

    呼呻吟,而女侠屄中那不知名的「名器」,也令他咬牙吸气,大屌暴胀。

    面对如此绝代尤物,没有任何男人能把持得住,腾天来一口气插到射精的边

    缘才稍稍停歇,「名器」的快感爽得他浑身打颤。他一边酝酿着下一轮攻势一边

    贪婪地舔舐着小龙女的乳房,硕满的轮廓乳量十足,沉甸甸的肉奶抓在手中,充

    实的手感教人无法自拔,从开始交媾到现在,他已经吸吮过数次小龙女的乳房,

    每一次都是那样的勾魂摄魄,令人欲罢不能。

    「啧啧……,真是个骚女侠,生得这般风骚大奶,不知道要勾死多少男人,

    今后可要用你这对奶子好好服侍本将军。」

    腾天来把玩良久,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来,他伸手环抱住小龙女双腿,一边

    交合一边将她赤裸的胴体抱起,想要换个地方和她继续淫乐,不料脚下湿滑的淫

    液让他一个踉跄,邪恶的下体顿时从小龙女身体中甩出。只听「啵」的一声轻响,

    浊白的淫液从屄口汩汩流出,淋湿了脚下的草地。

    这是二人交合以来,次离开彼此的身体,之前射入的大量精液,现在才

    流出小龙女的身体。

    一旁的左剑清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龙女颤抖的雪臀中流出骚浊的淫液,苦闷

    地得出小龙女已经被腾天来内射过的事实,这是连他也不曾做到的事情。

    腾天来喘息着,让小龙女趴在一方白石前,肥白的屁股高高翘起,保持淫荡

    的后入姿势,将一根火热的大屌搁在她颤抖的肥臀上,随时准备刺入。

    小龙女勉力支撑身躯,雪臀不安地扭动着,上面涂满了她和腾天来交欢的淫

    液。此刻的她早已没有了终南山仙子的雍容高贵,被男人内射过的她,绝美的容

    颜上泛起一丝风尘气息,那是女人经历性事后的成熟与妩媚。

    一代女侠低垂着螓首,任凭淫贼摆弄,那根骇人的大肉屌提醒着她接下来要

    发生的一幕,然而饱受奸淫的她早已提不起一丝反抗,只能一边喘息,一边等待

    着淫贼的奸入。在这屈辱的等待中,她朱唇轻咬,脑海中划过一个年青的身影:

    「我的清儿,你在哪里?为娘已是不洁之人,再也无颜见你……」

    小龙女心中叹息一声,紧接着屁股后面伸来一双大手,紧紧抓住她两瓣滑嫩

    的白臀,羞耻的肉屄口骤然被一颗烫人的大龟头塞满,小龙女轻吟一声本能地绷

    紧屁股,身后传来男人淫淫的笑声:「柳女侠,休息好了没有?本将军又要肏你

    了!」说着,屁股狠狠一挺,粗大的屌棒「噗呲」一声没入小龙女的肉屄深处!

    「噢~~~!」

    伴随着一声娇艳的呻吟,雪白的胴体再次被腾天来的淫根填满,成为他泄欲

    的对象。而一代仙子也只能低垂着螓首,本能地夹紧屄中的大屌,听凭命运的安

    排。

    腾天来一插之下毫不停留,双手抓住小龙女挺翘的白臀,狠狠向他那根狰狞

    的大屌套去,顿时春水四溅,好不淫浪。

    「啪啪啪啪……」

    「啊……啊……轻……轻点……」

    腾天来牟足了力气,势如疯狂,尽情鞭挞着身下绝美的肉体,雄臀挺动,卵

    蛋抛甩,淫靡的交合声响亮而又密集,让美丽的人妻女侠一时间也忘记了羞耻,

    本能地扭动着她雪白的胴体,嘴里发出忘情的呻吟。

    看着身下的小龙女肥臀扭摆,大奶乱晃,绝美的面容上春情荡漾,腾天来心

    中涌起一股满足感,屁股也挺动得更加卖力。不愧是百年难遇的绝代女侠,层层

    叠叠的肉屄褶皱紧紧缠绕着他的屌棒,温暖的蜜壶肉壁宛如一张张小嘴吮吸着他

    的下体,让他两腿止不住地打颤,一条淫根一胀再胀,几乎要爆裂开来。

    「喔……真是个极品骚屄……老子要操死你!」

    腾天来怒吼着,鼓起全身力气再次加大了力度,长长的大肉屌突破重重阻力,

    剧烈撞击在小龙女敏感的花蕊上,滚热的汁水如决堤般喷洒四溅。

    「哎……慢……慢些……不行了……」

    小龙女急声浪吟着,肥臀不住地摇摆起伏,纠缠着腾天来的淫根,在男人强

    烈的奸插下,急剧收缩的嫩壁花蕊死死箍住硕大的龟头,抽搐着、吮吸着,让交

    媾中的二人获得更大的快感。

    「哦……骚女侠……吸死个人哩……操……操死你!」

    腾天来兽欲大发,两只手抓着小龙女晃荡的大奶,一边怒吼着,一边压着她

    雪白的肉体狂交猛顶,纵横驰骋。无边的快感将二人淹没,一浪高过一浪的射意

    让腾天来如发情的猛兽,横冲直撞,奋力冲刺,美丽的仙子哪里经受过如此激烈

    的淫合,纵是她抵死逢迎亦不堪腾天来这般奸肏.

    「哎……啊……不行了……饶了我……」小龙女哀呼呻吟着,肥白的肉臀在

    腾天来的撞击下剧烈颤抖起来,两条光洁的美腿也止不住地打颤,随时都会崩溃

    下来。

    「喔……美人儿……坚持住……本将军又要射了!」

    「啊……别……别射进来……」

    温暖的赛亚河边,迷乱的白石旁,一对赤裸的男女紧紧纠缠在一起,剧烈交

    媾着,已经到了最紧要的时候。而在他们不远处的河中,一位青年双目赤红,面

    容狰狞,紧紧盯着那两具扭动的肉体,看着他们如夫妻一般如胶似漆,尽情交配,

    心中的不甘几乎要让他发狂。

    「啊……!射了!」

    一声怒吼蓦然响起,只见那丑陋的淫贼狠命一挺,将他那根长长的淫屌深深

    插进女侠的身体,紧接着屁股一抖,大股的浓精喷射而出!

    「哎~~~不能!!」

    「嗷……!射!射死你!!」

    腾天来淫叫着,雄壮的身躯死死压在小龙女雪白的肉体上,一双粗壮的手臂

    紧紧环住小龙女的腰肢,将她丰嫩的肥臀用力迎向自己的大屌,同时,紧绷的屁

    股猛烈抖动着,将他邪恶的子孙精通过长长的肉器注入小龙女的肉体深处。

    「啊……噢……」

    小龙女颤声呻吟着,雪白的肥臀被烫得剧烈抽搐,丰满的上身无助地趴在石

    面上僵直着。再次受精的她虽然心中羞愧欲绝,却已别无选择,只能忍辱承欢,

    任凭腾天来将精液射进她的身体,而滚烫的男液也让她达到了肉欲巅峰,花芯深

    处一阵强烈的收缩,宝贵的阴精哗然泄出。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高潮中的二人紧紧结合在一起颤抖着、呻吟着,享受互相喷泄的快感,进行

    肉体间最深层次的体液交换,再也不分彼此。而目睹这一切的左剑清却几乎咬碎

    了银牙,他双目赤红浑身颤抖,险些要不顾一切冲出去,将这个玷污他娘亲的淫

    贼一剑刺死。

    「娘亲,你怎么可以让他射进去!那可是连清儿都没有做过的事情啊!」左

    剑清心中怒喊着,悔恨和不甘交织在一起,恨不能将腾天来挫骨扬灰,然而理智

    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需要耐心等待时机。

    左剑清死死盯着交媾后的二人,看着他们仍自紧紧结合在一起,颤抖抽搐着,

    良久才渐渐平息。那狗贼淫笑一声,终于从小龙女身体中抽出他那根邪恶的大屌,

    而小龙女也仿佛失去了支撑,颤抖的娇躯不支地倒在草地上,白花花的肥臀中溅

    出浑浊的精水,也不知里面被腾天来射入了多少精液。

    「狗贼!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洗刷娘亲的屈辱……」

    左剑清这边咬牙切齿,而岸上的腾天来却志得意满,他奸淫得逞,正看着脚

    下颤抖的玉体赞叹不已。再次射精的他,深深体会到眼前这具雪白的肉体是多么

    的销魂噬骨,她不仅拥有世间最美的容颜、最雪嫩的肌肤,更孕育出一对丰满绝

    伦的极品大奶和世所罕见的肥臀名器。腾天来浸淫欢场多年,知晓这世间女子千

    千万万,却有数种名器最为销魂,而身下的女侠显然就身具其一,而且是极品中

    的极品,让人爽入骨髓欲罢不能,恨不得每时每刻都与她结合在一起,不分昼夜

    地交媾。

    「嘿嘿,柳女侠的身子果真销魂,不枉我千辛万苦来肏你,本将军要把你囚

    禁起来,变成我的禁脔,日日夜夜供我交配淫乐。」

    腾天来挺着大屌嘿嘿淫笑着,如此绝色尤物就这样被他纳入胯下,却不知她

    是哪位女侠?夙闻江湖之中有三大绝色美女,分别是丐帮女诸葛、日月神教圣姑

    和终南山古墓仙子,均是身姿婀娜貌若天仙,尤以终南山仙子最为年轻丰满,令

    无数江湖豪杰为之倾倒。他也曾想入非非,妄想着哪日三生有幸,远远见那终南

    山仙子一眼,再找个容貌相似之女夜夜淫玩,以慰夙愿。直到前些时日见到了白

    衣女侠,她那绝美的容颜、丰硕的胸乳、婀娜的柔腰……,一举一动都让他热血

    上涌难以把持,对终南山仙子的妄想也完全被她所取代,为此他费尽心机追寻千

    里,不顾一切地要得到她,而现在,美丽的女侠正赤身裸体瘫软在自己胯下,身

    体中射满了他的精液。

    看着小龙女雪白的肥臀犹自颤抖,汩汩精液从臀缝中流出,腾天来痴痴地想

    着:那终南山仙子即使再美,定也比不过他脚下的尤物!

    小龙女哪里知晓腾天来的邪念,她刚刚被这贼人强行内射,此时娇躯颤颤,

    喘息如潮,提不起一丝力气。想到自己终南山仙子的身份,如今却被这淫贼奸淫

    至此,不禁羞愧难当……

    腾天来见小龙女花容羞臊,勉强支起身子拾起散落的衣裙遮体,然而破碎的

    衣物哪里能遮住她丰满的躯体,那一对白花花的大奶晃荡着在双臂间涌动,只引

    得他热血沸腾,心中淫欲再生。

    「嘿嘿,真是个勾魂尤物,快把本将军舔硬,老子还要再干你一回!」

    腾天来说着,一把扯掉小龙女的衣物,双手扶住她的螓首,一根邪恶的大屌

    摇摆着向她的嬗口中插去。

    「唔……」

    小龙女猝不及防,顿时被腾天来的淫根侵入口中,而这一幕被躲在河中的左

    剑清看到,更是咬碎了牙齿,恨不能立即将腾天来刺死。

    从他的角度看去,美丽的娘亲正被腾天来的大肉屌强行插入口中,饱受奸淫

    的她已经无力挣扎,只能任凭腾天来挺着硕大的淫根在她口中抽动,进行邪恶的

    口交。臀股耸动,硕奶晃荡,美丽的仙子只挣扎了几下便逆来顺受,片刻后竟挺

    起双峰,迎合起腾天来的抽插。

    左剑清瞪大了眼睛,心中一阵悲苦,他视若神女的娘亲竟然这么快就沦落了,

    开始为腾天来口交。有经验的他知道,这是因为她被这狗贼内射的缘故,女人本

    性便容易屈服,受精的女人更是会本能地服从精液的主人,渐渐献身于他。这不

    禁令左剑清心中更加嫉妒,要知道,之前自己曾百般哀求她口交一回,都被她断

    然拒绝!

    潺潺的河水旁,美丽的仙子跪在草地上,蜂腰肥臀,面若桃花,硕大的豪乳

    在男人双腿间晃荡,一双葱玉般的小手扶在男人多毛的大腿根上,螓首耸动,红

    唇吞吐,承受着男人抽插的同时,奉献着自己宝贵的口交,让他的阳物在自己口

    中渐渐变大。

    腾天来捣插片刻,抽出自己的下体,粗大的肉棒已经变得重新硬挺,雄壮狰

    狞,而身下的小龙女羞臊地看着他的淫根,娇喘吁吁,眼眸迷离。此时他得意之

    极,却没有注意到,下一刻小龙女蓦然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身后的河

    水,那里正是左剑清藏身的地方,她那心中一直挂念着的人儿,竟以这种方式出

    现在她面前,目睹了她和别的男人苟且交媾的一幕幕,瞬间她的神情由惊讶变成

    羞臊,最终无地自容。

    腾天来毫无察觉,伸手抓住一颗豪乳想要再度逞淫,嫩滑的奶肉在手中满满

    溢出,却又被小龙女侧身躲过。只见面前刚刚和他云雨交欢的人妻女侠红着脸站

    起身来,手臂遮住私处,修长的双腿摇曳挪动,羞涩而慌张地向河边走去。

    腾天来色欲熏心,哪里肯罢休,眼见面前的胴体婀娜动人,美腿玉足如雪莲

    般踩过草地,雪白的肥臀丰嫩浑圆,散发出成熟妩媚的性爱气息,让人忍不住想

    要掰开那两片白嫩的臀瓣儿,狠狠插入自己的雄根。

    美色当前,腾天来哪里还把持得住,挺着一根大肉屌便淫笑着扑了过去,在

    女侠的惊呼声中,二人再次交缠在一起,滚倒在河水中。

    「来吧美人儿!我要把你变成世间最诱人的性奴!」

    浪肉翻滚,水花四溅,两具赤裸的肉体在河中交缠,不一会儿便发出动情的

    喘息。在男人的淫笑声中,雪白的胴体挣扎扭动着,显得徒劳无力,胸前一对硕

    大的肉奶被邪恶的大手捏出夸张的形状,丰嫩的雪臀羞涩地躲避着男人的挺动,

    却被那根邪恶的大屌轻易地插进她的双腿间,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对她进行侵犯。

    「好美人儿,你的身子真是太销魂了,本将军要再操你一回。」

    「你……别……啊……别来了……」

    旖旎的水湾里,淫贼和仙子臀股交叠,欲焰再起,即将再次进行激烈的交媾。

    在腾天来眼中,此时的女侠满面羞愧,如一位忠贞的人妻,一边喘息扭动一

    边努力拒绝着他的侵犯,全然不似方才那般妩媚逢迎,仿佛她的丈夫正在一旁窥

    看,那哀羞不安的神情令他更加兴奋。

    小龙女心中哀羞难言,她迟迟不肯和腾天来再次媾合,只因那一瞬间她看到

    了心中的人儿舍生忘死回来营救,而自己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媾合缠绵,做尽淫

    贱之事,从清儿落寞的眼神中,她能够感受到他心中是何等的悲伤和失望,她又

    怎能当着他的面再和男人苟合。

    小龙女这般想着,然而现实中的大屌却已经摇摆着钻进了她的臀缝,随时都

    会一举而入,将她一颗贞心淹没,继而狂插猛顶,力透心扉,令她在欲海中淫乱

    沉沦。

    「嘿嘿……美人儿方才放浪得很,这回怎又害羞了?本将军可要进来了!」

    腾天来淫笑着,双手穿过小龙女的藕臂,抓住她两团白花花的肉奶,雄壮的

    身躯如猛虎搏兔般将她压在满是污泥的身下,邪恶的屌胯骑在她肥嫩的雪臀上,

    一根骇人的大肉屌深深扎进紧绷的臀缝里,顶端通红的大龟头甚至已经嵌入她的

    肉屄口。很显然,他是打算从后面进入小龙女的身体,进而对她进行一场猛烈的

    奸淫。

    小龙女夹紧了后臀微微颤抖着,身体被摆成了如此羞耻的后入姿势,她又怎

    会不知腾天来接下来的淫行,然而她已经被这个男人内射两回了,身躯酥软到不

    能动弹,若非知道清儿在旁窥视,怕是早就和腾天来翻云覆雨苟合在一起了。感

    受着腾天来蠢蠢欲动的大肉屌,那滚烫的龙头令她羞耻的肉屄深深颤抖着,她知

    道下一刻它就要进入自己的身体,让她堕入无法宽恕的欲海。

    在这罪恶的一刻,小龙女抬起头来不安地望向左剑清的方向,心中想说些什

    么却猛地扬起玉颈,发出一声哀婉的呻吟,那跟邪恶的肉屌已经再次侵入了她的

    身体!

    茂密的芦草后,一个浑身湿透的青年正咬牙切齿看着前方,在他面前的水湾

    中,美丽的仙子正雌伏在淫贼身下,修长的玉颈高高扬起,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看她紧绷的白臀在男人胯下不断地颤抖,两颗大奶甩动不休,料想她宝贵的肉屄

    已经被那根长长的肉器深深插入。

    美丽的仙子扭动着、迎合着,顾不得心上的人儿在旁窥视,再次和恶贼交媾

    在一起,肢体交缠水花四溅,雪白的肉体在大屌的撞击下不住地扭动着,嘴里发

    出销魂荡魄的呻吟。

    左剑清咬紧牙关,嘴角溢出丝丝血迹,面前淫乱的画面让他恨欲交加,在他

    的世界里,娘亲是那样的雍容高贵、纯洁无暇,是飘落到终南山的仙子,任何男

    人都不可亵渎,然而现在她却沉沦在这个肮脏的水湾里,并当着自己的面赤身裸

    体和这个丑陋的淫贼疯狂交媾。

    「嗷……好紧!好舒服!这么淫荡的身子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我要把你肏到

    爬不起来……!」

    「啊……啊……你……」

    惹火的呻吟一浪接一浪,肮脏的污泥涂抹在扭动的肉体上,把雪白的肌肤沾

    染成黑色,就如同她失贞的玷污。

    左剑清心中愤恨,胯下却是大屌昂扬,眼见水湾中的二人动作越发猛浪,那

    淫贼玩得兴起,抓起一把污泥往小龙女晃荡的奶子上涂抹,更变换着不同的姿势

    对小龙女的肉体进行奸淫,而平日里清绝高贵的娘亲竟然丝毫没有抵抗,反而是

    纵容了他的淫行,甚至迎合他的动作,直让左剑清双眼发热,嫉心大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狭小的水湾变得混乱不堪,猛然一声高亢的呻吟响起,赤

    裸的仙子再也经受不住淫贼的玩弄,率先攀上肉欲巅峰,紧接着是男人的怒吼,

    狰狞的肉器发狂地在肥嫩的肉臀中进进出出,伴随着淫贼夺命般的一击深插,滚

    烫的精液劲射而出!

    「骚货!射了!!」

    「啊~~~!!」

    两声呐喊同时响起,一男一女紧紧交缠在一起,剧烈颤抖着,享受着彼此喷

    泄的精华。在男精的喷射下,娇嫩的玉宫被瞬间填满、胀大,而两条修长的美腿

    也死死盘在男人腰后,肥臀抽搐间将宝贵的阴精泄给屄中大屌。

    「狗贼,纳命来!」

    就在二人最为销魂的时刻,一声低喝响起,雪亮的剑锋当空而下,仿佛晴天

    霹雳,要将罪恶祸首劈成两半。面对异变,腾天来悚然一惊,想要转身却被胯下

    正自高潮的小龙女紧紧缠住,身躯只好就地向前一扑,立身不稳的他和小龙女交

    缠着跌倒在岸边。

    「呃……」压抑的呻吟从小龙女口中传来,倒地的二人却更加深入地结合在

    一起,这贼子射精尚未结束,跌倒的同时一大股淫精也猛地射进小龙女的身体,

    直让她肥臀抽搐娇躯狂颤,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小畜生,居然敢暗算我!」腾天来勃然大怒,看着草丛里现出身形的左剑

    清,却没有立时起身,而是依旧压在小龙女身上,屁股一耸一耸的,往身下的玉

    体中注入他罪恶的精液。

    左剑清看得心头火起,两根银针扬手便刺了过去,直指腾天来双目。那淫贼

    正压着小龙女的肉体射精不止,自知此刻不敌,本想扬声示警令远处骑兵前来营

    救,见左剑清手发暗器寒光闪动,只好先行躲避,却仍旧被银针刺穿了左耳。

    腾天来正要出声示警,一根葱玉般的纤指轻轻点在他的额头,微弱而繁妙的

    阵意令他脑中一阵眩晕,待睁眼时剑锋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左剑清趁腾天来

    来不及示警,狠狠一掌击在他的后脑,令他顿时晕死过去,这才松了口气。

    方才他见交欢中的二人同时到达高潮,知道机不可失,当即出手偷袭,那淫

    贼倒是颇为警惕,好在有小龙女配合,终于有惊无险将这贼子制服。

    左剑清低头看去,他美丽的娘亲依旧被腾天来压在身下,瘫软的娇躯没有一

    丝力气,两条修长的美腿无力地盘在腾天来腰后,微微颤抖着。左剑清知道,现

    在他们的下体依然紧紧结合在一起,此刻腾天来的大屌还埋在小龙女凤屄深处,

    就在刚才,他还怒吼着向小龙女的身体中射精,尽情喷洒着他的子孙。

    「娘亲,我来晚了……」左剑清说着,将腾天来的身体用力拉开,只听「噗

    呲」一声,长长的肉器被强行拽离小龙女的身体,美丽的仙子轻吟一声背过身去,

    不敢去看面前的男人。

    「为娘已是不洁之人,不值得清儿再救……」

    「娘亲说得哪里话,都是清儿无用!在清儿心中,你永远是那般美丽圣洁。」

    左剑清安慰着,脱下自己衣袍盖住小龙女的胴体,一双手却忍不住在她白皙

    的肌肤上轻轻抚摸。多么美妙的肉体啊,真是万中无一的绝色佳人,想必那腾天

    来现在就是死了也心满意足,他们可是整整交配了一上午,不知道变换了多少种

    羞耻的姿势,享受了多少次互相喷射的快感,往日高高在上的古墓仙子现在都被

    这淫兽搞得爬不起来了,这要是换成自己该多好啊。

    左剑清盯着小龙女丰嫩的雪臀,一股股淫荡的浊精从里面缓缓流出,沾湿了

    身下的草地,那是她和腾天来疯狂淫媾后被注射的精液。左剑清妒火难耐,一个

    大胆的想法在脑中浮现,他捏着小龙女肥白的肉臀,邪声道:「好娘亲,此地想

    是这狗贼精心布置,专门与娘亲合欢之所,若非清儿打断,娘亲怕是要和这狗贼

    在此通宵媾合哩……」

    小龙女闻言心中愧然,想到自己和腾天来的淫行都被左剑清看了去,更当着

    他的面呻吟受精,真不知如何自处。

    「娘亲莫怕,清儿定不会让今日之事传出,娘亲在清儿心中永远都是那般圣

    洁,是清儿一生爱慕的神女,只是清儿心中有一处憾事,万望娘亲应允。」

    小龙女听得左剑清依旧如往日般仰慕,心中不禁稍暖,对左剑清所求也不疑

    有他,只低头轻声道:「清儿与我生死相依,有什么憾事娘亲自然应允……」

    「嘿嘿,那清儿可就不客气了!」左剑清邪笑着,一把扯下自己的裤袍,那

    根忍耐许久的大屌早已昂扬而起,直指面前赤裸的仙子。「好娘亲,既然那腾天

    来都已经爽过了,清儿当然也要在你身上爽个够!」左剑清神色亢奋,一把抱住

    小龙女的白臀,将她酥软的娇躯翻转过来,通红的大肉屌骤然伸进她的双腿间。

    「啊……清儿你……」小龙女娇吟一声,酥软的躯体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只

    能任凭面前的男人摆布,她看着左剑清灼灼的眼神,深知他对自己浓浓的情意,

    拒绝的话竟说不出口,直到他那烫人的大龟头将要破开了她的身体,才轻声道:

    「清儿,别在这里,我们晚上再……啊!!」

    一声悠扬的呻吟在河边响起,美丽的仙子再次被坚硬的屌器进入,迎来了她

    今天第二个男人,原始的激情重新点燃。在这危机四伏的赛亚河边,接连上演着

    数场淫乱的野合,高贵的仙子被迫和两个男人轮流发生肉体关系,持续而激烈地

    交媾着,她丰满的肉体在上一个男人的内射下早已瘫软如泥,不堪再战,然而仿

    佛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在下一场交媾开始的一刻,空气中的呻吟也变得更加

    妩媚多情……


如果您喜欢,请把《江湖孽缘》,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孽缘【江湖孽缘】第二部(48)二男轮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孽缘【江湖孽缘】第二部(48)二男轮欢并对江湖孽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